新 闻


文/本刊编辑部

 

【植物学】
毛茛的小“把戏”:聚焦光线,给自己加热
文/飞 天
毛茛在它的同类植物里显得与众不同,因为它会玩个小“把戏”——给自己的花朵加热。
毛茛的每一片花瓣里都长有特殊的细胞,能够产生双层分布的气体,其反射率的差异使到达花瓣的光线向侧面偏移。整个花瓣相当于一个抛物面形的反射器,将可见光和红外光聚集到花朵中心的雄蕊处。荷兰格罗宁根大学的戴葛·斯特芬嘉做了一个形象的比喻:“整朵花相当于一个热集成器。”正是他的研究团队“揭穿”了毛茛的这个“把戏”。
雄蕊负责产生花粉,给雄蕊加热可以增加繁殖机会,促进生长。已有研究表明,授粉的昆虫偏爱更暖和的花瓣,也许是因为暖和的花瓣有利于昆虫维持自身体温。
除了毛茛,也有其他植物能给自己的花瓣加热。比如,大黄的一个品种具有透亮的叶子,可以起到温室的作用。

【社会心理学】
跑步具有“传染性”
文/水 水
一个人的跑步习惯会影响到朋友的跑步习惯,说明运动也具有“传染性”。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的锡南·阿拉尔和克里斯托·尼古拉德斯利用数字追踪设备,记录了约110万人在5年的时间里每天的跑步里程、时间、速度。研究人员进一步分析了他们的社交网络,为这种社会性影响找到了确切依据。
结果表明,运动的“传染性”取决于跑步者的积极性和性别。具体来说,男性既会受其男性朋友的影响,也会受其女性朋友的影响,而女性则只会受其女性朋友的影响。另外,积极性低的跑步者会影响积极性高的跑步者,害得原本很喜欢跑步的人也懒得去跑了;但遗憾的是,积极性高的跑步者并不会带动积极性低的朋友。
好在,如果社交网络上有共同好友,那么积极性低的跑步者会主动向积极性高的朋友看齐。阿拉尔解释说:“朋友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的跑步记录,会促使你跑得更远、更快、时间更长。”比如,当你看到你的朋友比你多跑了1千米,你可能会多跑至少300米;朋友多跑了10分钟,可能促使你多跑至少3分钟。

【生物学】
DNA测序不管用?头发来帮忙
文/四 月
用什么手段来识别犯罪嫌疑人?DNA测序吗?这当然是个好主意。但DNA分子很容易断裂,所以DNA测序并不总是有效的。美国劳伦斯利弗莫尔国家实验室的格伦登·帕克以及他的研究团队认为,当DNA测序不管用的时候,头发倒可以派上用场。
头发的主要成分是蛋白质,而蛋白质的合成是由DNA中的遗传物质——基因调控的。所以,基因的不同,会表现为头发蛋白质中的氨基酸序列的差异。这种排列顺序上的微小差异可以用来“识人”。
和DNA分子相比,蛋白质来源更广,性质也更稳定。对每一段蛋白质分子进行测序,并将结果与标准数据库对比,就可以判断氨基酸在哪些位点发生了变异。研究发现,有些变异的发生率仅有1/12500,完全可以作为识别犯罪嫌疑人的有力证据。

【天体物理学】
城市屋顶上的宇宙尘埃
文/水 水
宇宙尘埃是飘浮于宇宙中的岩石颗粒和金属颗粒。从20世纪40年代起,科学家就知道,宇宙尘埃会掉进并穿过大气层,最后掉落到地面上。但人们一直以为,宇宙尘埃不会藏身于地面灰尘颗粒中,只会存在于几乎无尘的环境中,比如南极和深海。
的确,一直以来,科学家只在南极发现过宇宙尘埃。但如今,英国伦敦帝国学院的马修·金奇及其同事第一次发现了在城市屋顶上“露面”的宇宙尘埃,这些微小颗粒的形成要追溯到距今46亿年前太阳系的诞生。
研究人员从法国巴黎、挪威奥斯陆和德国柏林三座城市的建筑物屋顶上收集到300千克污物,并进一步用磁体分离出了500个宇宙尘埃颗粒。
与在南极发现的宇宙尘埃相比,这些城市里的宇宙尘埃颗粒尺寸更大,羽毛状晶体的含量更少。尺寸和组成上的不同,一方面可能是受到行星轨道的影响,另一方面也表明,宇宙尘埃在穿越大气层的过程中可能有不同程度的熔化——毕竟,它们进入大气层的速度高达12千米/秒。
【化学】
鬼斧神工,分子打结
文/锦 瑟
分子结是一种极为复杂的分子,可能也是最小的分子——分子像链条一样缠绕在一起,长度只有区区20纳米。分子结的许多性质都是未知的,但是研究人员希望,有朝一日,这种分子材料可以用来制造防护服或手术缝合线。
分子结的形状是各种闭合环。第一个分子结是1989年“系起来”的,它只是一个简单的三叶结。此后20多年间,化学家再也没能成功制备出其他分子结。
直到2011年,英国曼彻斯特大学的戴维·利带领他的研究团队制备出了一个五叶结分子。这是继三叶结分子之后的第二个分子结,它比三叶结更复杂——三叶结只绕了3个圈,而五叶结绕了5个圈。
现在,利的研究团队又合成了一个八叶结分子,这是迄今为止“打”出的最复杂的分子结——由192个原子组成的分子缠绕了8个圈,堪称分子合成的杰作。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7©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