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非常老的老人”麻醉

文/薄三郎

薄三郎
医学博士,麻醉医生。出版科普图书《健康流言终结者》《医路潜行:大医院 小医生》。致力于医学科普,与其留下疑团,不如写下思考。
 

“下星期一的手术里,两位90后、一位80后,都排给你了哟。”对我说这话的是麻醉住院总医师。自那一刹那,我的心情再也难以放松。为何?这句话里提到的“80后”和“90后”,说的可是年龄超过80岁和90岁的患者。按照相关说法,老老人(old old)是指75~90岁的老人,而非常老的老人(very old)则是指90岁以上的老人。也就是说,我将要面对的可不是一般的老年患者。
作为麻醉科医师,总会遇到各个年龄段的患者,我曾为出生173天的先天性心脏病患儿进行过麻醉,也为近100岁的髋部骨折老人进行过麻醉保障。只要是有外科手术的适应证,麻醉必须责无旁贷地进行保障。但在日常工作中,极端年龄的患者还是较少的。老年人接受手术麻醉的比例较高,小于80岁的居多,80~90岁的也常见,大于90岁的则较少。英国有项调查显示,在年龄不小于75岁的患者中,每年有五分之一将接受手术。针对中国的相关计算则表明,2025年时全国预计有6000万老年患者将接受手术。
手术是为了健康和更好的生活质量,我的这两位“90后”患者将接受前列腺手术,“80后”患者则要接受胃部手术。从手术分级来看,都是中高风险手术。再加上年龄摆在这里,麻醉的风险就更高了。
我的下级医生、一位刚接受培训不久的住院医师,更是“如临大敌”。“老师,我该准备些什么?我周末一定好好看书,把老年相关的生理改变、麻醉注意事项,都好好看看。”“学习的态度不错。”我心里思忖着。
随着年龄增加,人体器官和组织的功能会不同程度地下降。《长寿的代价》一书的作者约翰·利兰与纽约的6位老人共处一年后写道:“所有人都失去了点什么:行动能力、视力、听力、配偶、子女、同伴、记忆。”牙齿没了,骨骼脆了,肌肉少了……各种各样的疾病找上门来,让老年人成为“脆弱”一族。
可别小瞧“脆弱”这个词,它恰如其分地描述了一种医学状态,即进展性的多系统功能下降导致的身体生理储备及抗应激能力减弱。在面临手术麻醉时,身体可能无法充分有效地调动起来,来帮助自己渡过“难关”。
2019年10月,著名医学期刊《柳叶刀》的封面文章谈论的就是衰弱。“衰弱并非年老过程中不可避免的后果”,对衰弱进行管理,预防衰弱便成为可能。没错,老并非问题,衰才是关键。有麻醉学前辈曾教导我:“能活到八九十岁还能来接受手术,那是有原因的。”稍微一琢磨,仿佛很有道理。前辈虽未细陈原因,但不难想象这些“老老人”和“非常老的老人”能如此长寿,必然是有原因的。
要保障好这些超高龄人群的手术,再怎么完善术前评估和麻醉方案都不为过。我总是喜欢与患者握手,同时开始术前访视。握手是对肌肉力量的“试探”,再追问三五个关键问题,就能大致判断患者的运动能力和耐受程度。比如,家里住楼房还是平房?平常能爬几层楼梯或走多远?在医院检查是自己走路去还是坐推车?做这些事的时候累不累、喘不喘、歇不歇……
除却这些,所有医生都熟悉的病史询问、体格检查也不能少。再针对各项化验和检查中的异常值进一步判别风险,考虑是否补充检查或予以治疗。等完成这些,形成有针对性的麻醉方案后,再和患者家属进行麻醉谈话和知情同意。
我将这些经验毫无保留地传授给我的下级医生。他频频点头,还记了笔记。可等星期一一大早来上班时,却被告知91岁患者的前列腺手术取消了。好在,认真准备了整个周末的他,在另外两台手术麻醉中做得很好。老人家的心律和血压没有显著波动,术中血气监测值保持在正常范围,手术缝皮结束没十几分钟,老人家便苏醒拔管,仿佛刚才睡了甜美一觉。
我和老人家再次握手。当他们依然有力地握紧,嘴里说着“不疼”时,下级医生和我都放松了。老人家顺利度过手术麻醉,下级医生感觉自己麻醉“功力”再增一成,我的麻醉经验又多了一分。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售价12.00元 〗 

`
《科学画报》2021©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 沪公网安备3101010200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