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榕”乃大


文/祁云枝

祁云枝
供职于西安植物园,研究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漫画研究会副会长。

最初见到榕树,是在成语“独木成林”里,生长在北方的我,想象不出一棵树何以成为铺天席地的树林。但从此,榕树就一直生长在我的脑海里,模糊却如山一般绿着。
后来到云南旅游,我专门跑到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盈江县铜壁关自然保护区,跑到那棵有“华夏榕树王”之称的古榕树跟前,一睹其风采。
无数气生支柱根由主干自上而下,插入土里,又慢慢长成擎天大树的枝干,直冲云霄,分不清哪根是主干,哪根是气生根。但悬垂而下的气生根,根根神采奕奕、器宇轩昂,散发出“森林之王”的恢弘气势。人站在树下,犹如榕树脚下的一株小草。
资料上说,这棵榕树的树龄400年以上,最高树冠距地面36米,已入土的气生支柱根108根,树冠覆盖面积3688平方米。这棵古榕树就是一小片“森林”,“林子”里居住着十多种植物:鹿角蕨、兰花、鸟巢蕨、苔藓、地衣和不知名的藤本植物,栖息在“林子”里的昆虫、爬行类、鸟类动物更是数不胜数,是真正的“独木成林”。
2006年春天,在香港最繁华的地段湾仔,我拜访了一棵老榕树——“香港百年沧桑”的活见证。
据说多年前,湾仔搞基建时,香港市民不忍看见这棵与他们相伴多年的老榕树被砍伐,即使让它挪个窝也于心不忍,便自发组织起来与开发商谈判——可以在这里大兴土木,但这棵榕树一不能砍,二不能移,最好原地养护起来。
最终,开发商的做法也值得很多人借鉴:将老榕树下面数万立方米的山石全部掏空后,在原地造了一个直径30米、深20米的超级大花盆,用以固定这棵老榕树,用腾出来的地方建造豪华商厦。
于是,森林般屹立在现代化高楼顶部“超级大花盆里”里的榕树,用它3米多粗的主干、千条万缕的气生根和80平方米的树冠,捕捉身边的阳光和微风,为“脚下”的水泥森林城市,毫不气馁地递送片片阴凉、递送清新的空气和鸟鸣……仿佛它原来就盘踞在这座商厦上面,是这座商厦乃至整个香港的“守护神”。
和森林般的感觉截然不同,香港嘉道理植物园的岩石壁上,榕树则向我展示了它的另一种生命形态:榕树的气根游走在几乎完全没有土壤的岩石间隙,遇到一丁点薄土,即安营扎寨,然后又向前伸延、迈进,直至与石壁完全合二为一。那样的自然、完美,就像是专门用榕树的根与叶,给大大小小的岩石勾画了边框,俨然一幅幅树石和谐的美丽画卷。
香港,随处还可以见到寄生的榕树,香樟、棕榈等都可以被它选为寄主。一点点腐烂树叶形成的腐殖质,就能够成为榕树种子的温床,向上萌叶、伸展,发育成小苗,向下根系会顺着寄主主干延伸、缠绕,慢慢将寄主包裹,乃至绞杀致死。
无论是“独木成林”的参天大树,还是匍匐在岩石表面与苔藓争夺地盘的藤本,或者是寄生缠绕在其他植物体上,榕树将各种生命形态都演绎得淋漓尽致、完美而精彩。
是什么品质,让榕树在这几种形态间游刃有余?
榕,容也;有容乃大,能屈能伸——占据着乔木层、灌木层、藤本层等诸多生存空间的榕树。在数以万计物种共存的热带地区,脱颖而出的榕树,大约是同意我对它的总结吧。
人生在世,不可能一帆风顺。只有像榕树这样生活,人生的道路,才会顺畅通达——在顺境中,会“伸”,乘风破浪,扶摇直上;在逆境中,会“屈”,尺蠖之屈,以求伸也。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7©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