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动驾驶汽车时代的隐忧

文/杨文丰

 


这个尘世,人类似乎已被套入形形色色的技术圈套。这些技术圈套,看去都很温柔、美妙,还是人类自造,似乎体现“人定胜天”,可从某些角度来看,却或多或少在异化或弱化人的自然属性,异化人的思想及灵魂,甚至将人类绑架。
诱惑力正如日东升的自动驾驶汽车或者所谓“苹果化汽车”,不就是如此的技术圈套吗?
任何旧矛盾的解决都意味着新矛盾的产生。我断言,一旦全面普及自动驾驶汽车或“苹果化汽车”,许多新的问题,诸如心理问题、耗能问题和环境问题,必随之而至。
想想,人类已生活在自然环境、社会环境和人工环境所形成的“三界”之中。“苹果化汽车”,自然要将上车之人交付给机器,犹同过去的新娘将自己托付给另一个人,导致人与自然(即便是被异化的自然)的关系日益疏离。
不难想象,那占满了道路的“苹果化汽车”,皆由网上母公司控制。整辆汽车就是电脑和机器的身体,外加四个轮子,通过网络随时随地与世界进行联系、互动。
如此是否将消耗更多的能源呢?是否会出现更庞大的交通流量呢?甚至有更多人陷入窘境,出现危及社会的问题,也未可知。这不是杞人忧天。人工智能与汽车的结合越来越紧密,汽车变得越来越“聪明”,人类将如何与之相处?如果它们被别有用心的人操纵又会怎样?
严酷的现实是,无人驾驶汽车,那车身上360度无死角传感器,犹如浑身上下眨巴的眼睛,正雄视这个世界。
自动驾驶汽车,必将成为势不可挡的浩浩汤汤的世界潮流。如果人类一味享受技术带来的便利,无视与之伴生的各种显在的和潜在的问题,无疑是极不明智的。对汽车的依赖,将会像上阶绿的苔痕,在不知不觉间侵蚀你的身心,全方位地改造你,把你铸造成形象怪异的“汽车奴”或钢铁“甲壳虫”。
我并不认同技术是“双刃剑”之说,真不如说技术是“宠物狗”更为合适。
称技术为宠物狗,既保留了技术受人宠爱的权利,也未回避技术蕴含的资本剥削机制和资本的逐利伦理,何况这些东西,早裹上了让百姓消受、满足欲望的糖衣,广有市场。当然,即便是宠物狗,仍可能咬人,少不了排粪便污染环境,甚至异化主人这都是负能量,但有希望将之降到最低。重要的是,这宠物狗,人类可驯之,绳之,牵之,不至于太让你失望,能给你快乐,依恋你,忠实于你。
只是,即便“技术宠物狗”能襄助人类,但人类面对自动驾驶汽车,如果不保持警醒,很可能依然逃脱不了“甲壳虫”的命运。
人,原本柔弱,力量比不上虎豹,速度比不上羚羊,但人类善用技术武装自己,为血肉之躯装上钢铁外壳后,就能纵横驰骋,无惧野兽凶猛,无惧环境凶险。正是靠着技术,人类才得以从地球生物中脱颖而出。
眼看着技术手段越来越多样,技术进步的速度越来越快,难免让人产生“技术无所不能,人类无所不能”的幻觉。然而,幻觉终究是幻觉,不是事实。如果沉醉于这幻觉中而不知自省,人就会一天天膨胀起来,渐渐失去对自然、对生命的敬畏,在技术中迷失自我,被技术异化,沦为技术的奴隶。
早在1937年,德国设计天才费尔南德将保时捷汽车设计成甲壳虫的模样。或许这就是历史对人类未来做出的预警吧。人被异化成甲虫后,是如何变异扭曲、丧失自我的,作家卡夫卡在不朽小说《变形记》里,已做过淋漓尽致的描述。
“人们只有退至无可再退,历史才会念起它的魔咒。”有位哲人如是说。历史老人,最终是否会念出这样的魔咒呢?
拯救人类脱离“甲壳虫”窘厄的“良药”,唯有从新文明中产生。
宇宙浩渺,尘世苍茫,如此的新文明,人类唯有靠自己努力创造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7©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