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客”下菜

文/祁云枝

春天,到处充溢着植物的欢歌笑语。
在花儿美妙的歌声里,蜜蜂、蝴蝶和甲虫摩拳擦掌。哪里有花朵,哪里就有昆虫飞舞的身影,不管此时地上是否还有积雪,也不管气温是否为初春的乍暖还寒。
“蜂恋花”“蝶恋花”都只是站在人的角度看问题,植物会怎么想呢?
植物其实很有自知之明:生活在这个不适宜期望同情和无私援助的世界里,没有付出,而去乞求昆虫们的恩惠,肯定是徒劳的。
为了让蜜蜂、蝴蝶“恋”上自己,植物可是费了不少心思——为花朵涂脂抹粉、乔装打扮、放送香味,还有,向昆虫提供栖息地与活动的场所……
植物清楚,如果只采取色彩和香气等宽泛的广告手法,大多数情况下,是很难长期吸引昆虫传粉的。因此,植物学会了大方地为“媒人”支付“酬金”——分泌花蜜、生产大量的花粉,给昆虫提供信息素材料和树脂等营巢的材料等。
花粉和花蜜,在蝴蝶的翅膀上、蜜蜂的嘴巴里,显示了植物的好客,也完成了植物的心愿:让自己中意的“媒人”,为自己传花授粉、传宗接代。
正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恋爱标准,植物媒人的兴趣爱好也不尽相同。对此,聪明的植物自有办法,会投其所好、有的放矢,用令人叹为观止的手法,招待自己喜爱的媒人而避开那些只知享受、不思干活的家伙。
譬如,金鱼草会利用身上的器官“二唇花冠囊”来选择红娘。当金鱼草花朵成熟后,它会向周围发出气味邀请函。大黄蜂飞来后,没费多少气力,就可以把囊口撞开。然而,大黄蜂依然吃不到近在咫尺的花蜜,原因是它体形太过庞大,被撞开的囊口快速合拢后,大黄蜂悲摧的肚子,却被卡在了囊口外面。
一只身材短小的昆虫飞过来,降落在金鱼草圆鼓鼓的“肚皮”上。可是眼前的缝隙太小了,小昆虫根本钻不进去。几次失败后,小昆虫开始调整战术,用脑袋使劲撞击囊口。尽管它很卖力,但囊口固若磐石,它只好识趣地飞走了。
当蜜蜂唱着歌儿飞来时,金鱼草的喜悦是显而易见的——金鱼草的鱼肚形花冠囊,其大小正是为迎合蜜蜂的身材比例量身定做的。的确,蜜蜂没费吹灰之力,就叩开囊口,探进金鱼草圆鼓鼓的“肚皮”里去了。在蜜蜂享用金鱼草奉献的美味时,蜜蜂背部带来其他金鱼草的花粉,正好擦在这朵花的柱头上,从而完成了异花传粉。
还有,马兜铃会用关禁闭的方式选择传粉的媒人,鼠尾草则会使用杠杆,限制普通的访花昆虫,只接纳口器大小和力度大小正好吻合自己的昆虫……
聪明的植物,还会采取“控制报酬量”的方法,有效解决“供需矛盾”。植物清楚,如果分泌的花蜜量太少,来访者缺乏“说媒”的积极性,授粉效果当然不会好。但如果花蜜量太多了,一朵花已经填饱了访花者的胃,惰性也会让来访者止步不前,导致授粉率下降。除此以外,植物还会利用自己的花形构造、特殊气味以及只在特定的时间段分泌花蜜等措施,来限制访花昆虫的种类——看“客”下菜,用最少的付出,换取最大的回报。
瞧!如此聪慧、有自知之明的植物,在“做人与处世”方面,为我们树立了多么神奇的榜样——天上从来不会掉馅饼,有付出,才会有回报。
智慧地付出,回报更多、更大!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9©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