枇杷树树香

文/祁云枝

祁云枝
就职于西安植物园,研究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西安市雁塔区作家协会副主席,陕西省漫画研究会副会长。出版《低眉俯首阅草木》《漫画植物的智慧》《枝言草语》《我的植物闺蜜》等多部科学散文。

 


我第一次知道枇杷是在高中的语文课本里:“庭有枇杷树,吾妻死之年所手植也,今已亭亭如盖矣。”那时,归有光《项脊轩志》里的枇杷树,于我只是一个模糊的概念,倒是感觉这树名真美。当枇杷二字从唇边轻轻读出的时候,不由得想起大珠小珠落玉盘的琵琶。莫非,这种树木可以制作琵琶?或者,果实长得像琵琶?只可惜,当年资讯匮乏,关于枇杷的种种好奇,很快淹没在其他事情里了。
我再次接触枇杷是在大学里。有一年冬天,我感冒后咳嗽一直停不下来。去校医务室,医生给我开了一瓶枇杷止咳糖浆,一勺糖浆咽下,即感觉红肿的喉咙舒服了许多,连喝两天后,咳嗽便好了。枇杷止咳糖浆非但没有普通中成药的苦涩,反而清凉甘甜,这让我对枇杷的好感又多了一层。
大学毕业分配到西安植物园工作后,我终于见到了枇杷树。园子里定植有许多枇杷树,冬花夏果,绿影婆娑。原想着它是南方植物,不曾想它在秦岭以北的西安也活得很好,既可抵抗冬日严寒,亦可对付夏日干热,更可以正常开花结果;原想它只是一种药树,不曾想它还是有名的果树,同时还是优美的园林植物。
和其他北方阔叶植物不一样,枇杷树精致的大叶子经冬不凋,加之冬花夏果,很有些特立独行的样子。
在古代,有一种胡人于马上演奏的木质弹拨乐器,手势外推为“批”,内收为“把”,故名“批把”。同一时期,人们把一种叶形类似这种乐器的果树也称作“批把”。到了汉朝末年,专门用于那种乐器的名词“琵琶”最终被确定了下来,“批把”二字则给了拥有美味水果的植物,后来演变为“枇杷”。
相传,明代书画大师沈周有一次收到友人送来的礼盒,上书:“敬奉琵琶,祈望笑纳。”沈先生打开盒子一看,却是一盒新鲜枇杷。他不禁失笑,回信给友人说:“承惠琵琶,开奁视之:听之无声,食之有味。”友人见信,深感羞愧,遂作一首打油诗自嘲:“枇杷不是此琵琶,只怨当年识字差。若是琵琶能结果,满城箫管尽开花。”
枇杷的特立独行之处,还在于它的花期是冬季。在我国南方,它的花期是12月至翌年2月,恰逢最冷的季节。在北方,枇杷的花期稍稍提前,进入10月,白色的花朵慢慢地从毛茸茸的黄褐色苞片中露出头来。冬季,也有零星开放的白花。
和蔷薇科的其他植物一样,枇杷花也是简简单单的五瓣花,圆锥花序顶生而起,一树繁花夹在绿叶间,只看出星星点点的黄与白来,不喧哗,不浮夸,却芳香好闻。“榉柳枝枝弱,枇杷树树香。”枇杷花蜜亦香浓,枇杷是冬季里为数不多的蜜源植物。
在西安,我见到的枇杷树都是些玲珑的小乔木,几乎没有见到过比肩白杨的大树。不过,秀美的枇杷树具有极高的辨识度,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公园、小区和街头的绿化带里,很受大家欢迎。
枇杷的品种很多,按照“果肉”的颜色和质地不同,大致可以分为白沙和红沙两类。之所以给果肉加了引号,是因为枇杷的果实是由花萼和果皮合生发育而成的假果,我们吃的所谓的“果肉”部分,实际上是肉质化的花萼。
《本草纲目》中记载:“枇杷乃和胃降气,清热解暑之佳品良药。”枇杷的花叶果皆可入药。枇杷花入药可疏风散寒,润肺止咳。《贵州民间方药集》里说:花蒸蜂蜜,治伤风感冒,润喉止咳。
枇杷叶中的主要成分进入人体后,水解产生的微量氢氰酸有止咳作用,并且可以帮助预防和治疗痰湿与咳喘。我们常见的枇杷膏,主药材就是枇杷叶子。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售价12.00元 〗 

`
《科学画报》2021©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 沪公网安备3101010200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