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海洋经济


文/戴星翼

戴星翼
复旦大学环境科学与工程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复旦大学国土资源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复旦大学城市环境管理中心主任。
海洋经济是个富有吸引力的概念。不仅中央重视,我国所有的沿海省份乃至城市,都有发展海洋经济的意图、规划和行动。但是,海洋经济又是一个极其宽泛而边界模糊的概念。岸线、滩涂、近海、远洋发生的一切经济活动都被纳入了统计范围,于是其规模占到了GDP的9%以上。问题在于,如果将由此涉及的所有产业都看作是作为朝阳产业的海洋经济的重要部分,认为都需要发展,都需要扩张规模,这样的发展思路会生出诸多不妥。
现在广义的海洋经济中,有传统产业,有已经高度饱和的产业,有正在快速发展的朝阳产业,还有尚处于幼稚阶段、需要扶持而前途无量的产业,必须区别对待。
例如,我国海岸线的开发,其实已经过度了。绵延不绝的港口、电厂、重化工企业、旅游地产和海景别墅,对海岸线生态系统形成了巨大的压力。以至于在我国的《“十三五”生态环境保护规划》中,自然岸线的保有率只敢提出35%这个极低的目标。所以,海岸线开发不仅要优化,更要去化,否则不足以改善海岸生态。又如,沿海港口的建设,产能已经过剩了。在未来,随着中国经济的转型和大规模建设高潮的结束,港口和航运能力会大量闲置。所有发达国家都有这样的经历,没有例外。所以,不是任何海洋经济范畴内的产业都适合做加法。我们需要避免在海洋经济的旗帜下搞大跃进,避免海洋经济范畴内的任何产业都得以扩张。
真正属于未来的海洋经济,是能够从海洋获得人类所需要的能源、矿产、药物和其他资源的产业。其中,能源包括可燃冰、海洋尤其是深海油气、可供发电的风力和潮汐等;矿产包括海水提取的各类物质、海底金属结核等。在这些领域中,有的已经形成了产业,如海洋油气开采,只是其技术还有巨大的发展空间;另一些则处于萌芽状态,可视为明日的产业。
要使所有这些资源得以利用,海洋经济必须站在人类技术体系的最顶端。这一要求来自两方面:一是技术的可达性,海洋经济几乎需要一切尖端技术,万米深海的行走难于火星上的行走;二是技术的经济性,任何开发利用都必须最终达到成本上可以替代现有技术的程度,才算是成功,典型的例子就是海上风力发电,其成本从20年前常规电力的十几倍到现在的基本与之持平,这一过程就是相关技术体系的长征之路。
因此,海洋经济对大型装备制造业、精密制造业、材料工业等都提出很高的要求,这不仅是因为许多系统的技术水平不亚于航母或飞船,同时也因为它在经济效率或成本上有很高的要求。所以海洋技术的开发,未必能够沿袭我国惯用的会战模式。登月是可以不计成本的。但我们想要的海洋经济,无论其产出的是能源还是其他资源,都必须经受市场的残酷考验。就这一要求而言,拥有强大的技术研发体系、制造体系和中心市场的城市,才能够成为海洋经济的中心。
由此也就决定了,海洋经济的重心应该放在远海、放在深海。对于我国来说尤其如此。整体上,我国海岸线和近海已经被过度开发和严重破坏,所以今后相当长时期内,较为合理的做法是保护重于利用,修复优于开发,收缩好于扩张。我国海岸线的利用要去重化,不能每个港口都搞“大进大出”;需要严格控制所谓海景物业和旅游地产的开发,遏制重复建设。为了保护沿海滩涂湿地,应该基本禁止沿海城市围海造田,阻止沿海湿地生态系统被进一步大规模破坏;需要严格控制沿海工业和城市的排放,以及船舶的排放。
对于近海的海洋渔业,尤其是对长江口和舟山渔场,同样需要以保护为主,休养生息。为此,需要系统性地解决三渔,即渔业、渔民、渔村问题。沿海渔业人口规模过大,加上捕捞技术装备的升级,对海洋渔业资源形成了极大的压力。对此,仅仅引导部分渔业人口转向养殖是不够的,必须引导足够的人口从事非渔产业,才能从根本上消除由此产生的困扰。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7©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