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颜料不是墨


文/高蒙河

2017新年伊始,我就见到两条有关古代颜料考古新发现的新闻报道。一条是在陕西高陵杨官寨史前遗址,发现了距今大约5500年前使用动物胶类黏合剂的颜料;另一条是江西南昌汉代海昏侯墓中,出土了我国迄今最早的人工制作的松烟墨块。这两个发现,说大不大,说小却也不小,因为它们对我国书画史甚至古代文具史都有不可忽视的意义。
略微了解史前文化的人都知道,在距今五六千年前的史前社会遗址中,时常出土一些彩陶。彩陶,顾名思义,就是在陶坯表面用红、白、褐、黑等各色颜料绘制人物、动物、植物以及几何形纹饰,然后烧制而成的色彩斑斓的陶器。
绘制这些纹饰的颜料究竟是怎么制作出来的呢?有人做过模拟考古实验。首先将天然矿物颜料块砸碎,再用石磨盘和石磨棒把碎颜料研磨成粉末,然后用水淘洗,去掉粗粒,最后捏合成型。由于矿物颜料一般不溶于水,捏合成型时,需要用胶方能加强固着性,使其不至于散落,也易于保存。待到绘画时,再将颜料块研磨成颜料浆来涂画。
其实,用胶来黏合颜料,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可以把颜料块做大,以便拿捏在手上,方便研磨。如陕西宝鸡北首岭遗址就出土过一件红色颜料锭,呈长条状,长18.5厘米、宽4.5厘米、厚2.4厘米,这种体积就很方便用手拿着研磨了。
史前颜料的色彩,通常来自矿物中的铁、锰等元素。红色、黄色或棕色颜料来源于浓黄土、赤铁矿和褐铁矿,黑色颜料来源于软锰矿和磁铁矿,白色颜料来源于重晶石、硬石膏和高岭石。而且,这些彩色颜料一般不随烧制温度的变化而发生色彩上的化学改变,烧成后的颜色与彩绘时的颜色相同。研究和测试还表明,赤铁矿和黑铁矿尤其易于保持烧制后的色彩。
除了天然矿物颜料,植物性的木炭也可以作为黑色的颜料,像1982年在甘肃大地湾史前遗址中发现的大型房屋地面绘画,就可能是用炭颜料绘制的。但到底是直接用木炭绘制的,还是像矿物颜料一样,把炭粉用胶黏合成炭棒或炭块后绘制的,由于时过境迁,也没有相关的分析记录,所以就不得而知了。这从另一方面反映出早年的考古不如现在做得精细,对出土物成分的检测分析也不及而今这般常态化和全息化。
这些发现较早的木炭地面绘画,包括更早出土的大量彩陶甚至颜料遗物,照理说大都采用了胶结的做法。例如,科研人员曾对内蒙古敖汉旗大甸子史前遗址的出土颜料做分析,发现该颜料使用了不易渗入陶质、表面能结膜的胶质或油质的调和剂。
话说到这里,细心的读者或许已经看出,我在文中反复使用的是“颜料”二字,而非“墨”字。换言之,史前颜料发明和使用之时,墨尚未发明,颜料中虽然不乏黑色,但那只是红色、白色、褐色等若干种彩色颜料中的一种。
过去,天然无机矿物颜料通常称为“天然墨”或“石墨”。也有人将包括黑色在内的这些不同颜色的颜料,称为“朱墨”或“彩墨”。用后代发明和使用的墨来描述史前的颜料,不免给人以时空穿越之感。然而,史前颜料和后代发明的墨到底有没有演变关系呢?本文开头提到的海昏侯墓发现的松烟墨块,在此过程中又起到了怎样的作用呢?我们下期再说。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7©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