昙花,瞬间绽放灿烂

文/祁云枝

 


祁云枝
供职于西安植物园,研究员。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西安市作家协会会员,陕西省漫画研究会副会长。
昙花,似乎是一种让人伤感的花。它那短暂的花期,很容易让人想起“红颜易衰”“流星滑落”“流水不复”等对人来说无力回天的场景。
冰雪晶莹的昙花,从花蕾轻绽到凋零垂落,只有短短三四个小时;最最华美的盛花期,不过十几分钟。昙花开放时,花筒慢慢翘起,外层苞衣片片绽开。馨香,便从花苞内弥漫开来,将周围的空气沁染得好闻起来。
20多片洁白、如玉似脂的花瓣,像电影慢镜头般丝丝舒展、再舒展,直到露出点点鹅黄的花药,伸出菊花一样的柱头——这快要伸出花朵的柱头,似乎印证着昙花凄美哀怨的传说,是在探望它的情郎韦驮吗?
想必,谁在这一刻看到硕大美艳的昙花,都会忍不住像浮士德那样大喊一声:太美了。时光啊,请你停住吧!
昙花,却从来没有为谁停留过。
“唯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痴情如东坡先生,用这种可爱而庄严的仪式,是否拖延了些许时光,留住了花开时刹那间的芳华?不得而知。但在这句昨日重现的诗里,我却读到了昨日的不可追回——昙花一现,美丽的生命何其短暂!
与人的感觉和看法不同,昙花自己一点也不悲伤。昆虫学家法布尔说:“四年黑暗中的苦工,一个月阳光下的歌唱,这就是蝉的生活。”和蝉相比,昙花或许感觉自己已经很幸福呢。
昙花是美洲墨西哥至巴西热带沙漠中的土著居民,出生地的气候又干又热,到晚上就凉快多了。昙花选择晚上开花,将花期缩短,不得不说,昙花太足智多谋了。
和沙漠中的其他植物一样,昙花也把自己的叶子退化成小小的针刺,一来避免动物啃食,二来减少水分蒸腾。我们看到的所谓“叶子”, 实际上是昙花的叶状变态茎。昙花派遣这绿色变态茎,代替叶子行光合作用,为自己加工吃食,可谓物尽所能、一举两得。
昙花知道,当自己张开那硕大的花瓣时,水分会流失得特别快,而自己的根,从沙土中吸收水分,又是多么的不易。对于沙漠植物来说,水贵如油,须时刻牢记的。这炎热的白天,自然是不可以开花了。那就夜晚开吧,花期也要缩短。
昙花的这个脑筋急转弯,被事实证明是多么明智。三四个小时的香味与色彩广告(白色花瓣在黑夜里最醒目),对惯于夜晚出没的“媒婆”——蛾类和蝙蝠来说,也足够了。沙漠中昼夜温差大,晚上八九点以前的高温和半夜后的低温对开花都不利。就晚上八九点之后的三四个小时内,温度刚刚好。昙花对机会和时间的把握,实在令人叹服。
终于明白,昙花是花中的智者。那瞬间绽放的绚丽,让我感动又敬佩。
昙花一现,如同冰河解冻、春笋破土,是华丽珍贵的;不仅为我们带来瞬间的震撼,也定格为永恒的记忆。
人的一生,在历史的长河中,何尝不是昙花一现。瞬间绽放灿烂,瞬间留下永恒,该是人类追求的最高境界吧。
地动山摇的一瞬,年轻的母亲,用自己的身躯,护住年幼的孩子,用弯成弓形雕塑般的身体,为孩子撑出生命的空间;小鸟落地的一瞬,网球运动员扔下球拍,托起小鸟,泪流满面,跪地祈祷,他用自己人性的光辉,照亮了人与自然爱的夜空;雷锋在他22年短暂的一生里助人无数,雷锋精神从此亘古长存……
生命,正因为有了这一个个或美丽、或忧伤的瞬间,才有了永恒动人的光彩!
真、善、美,都可以在瞬间永恒!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7©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