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的秘密

文/本刊编辑部

时间是什么?自古以来,无数的哲学家、文学家和科学家纷纷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认为,时间无始无终,循环流逝,是永恒的映象。他的学生、哲学家亚里士多德认为,时间是关于前和后的运动的数,并且是连续的。
我国古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孔子在河边感叹时间流逝时说道: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战国时期的思想家尸佼说:四方上下曰宇,往来古今曰宙。即宇为空间,宙为时间。
在牛顿的绝对时空观中,时间是永远均匀流动的,它不依赖于任何外界事物。时间是绝对的,与任何特殊的参考系无关。在爱因斯坦的狭义相对论中,时间是相对的,依赖于不同的参照系而发生变化。
不过,对时间形而上学的思考或者科学的深层探究,往往不是普通人所关注的事情。人们更加关心的是时间的用途以及如何来测量时间,使之为我们的生活提供更多的便利。
对时间的测量取决于测量工具,在古代,生产力水平不高,没有精确的计时工具,因此只能依照太阳的位置,进行模糊计时。如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日出者卯也,日中者午也,日入者酉也。”到了后来,人们开始用用日晷等来进行测时,用漏刻和火钟等进行守时。古代的宫廷设置了钦天监等机构,来掌管编制历书、测时和报时等工作。
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和交通方式的发展,人们活动的范围越来越广,人类对时间精度的需求促进了世界统一时间标准的诞生,从而根据经度设定了时区,基于平太阳时建立了世界时。世界时说到底还是基于天体运动,缺点是需要长时间的天文观测,实现难度大,精度越来越无法适应人类科技活动的高精度要求。于是,便有了高精度的原子时,然而只使用原子时,日积月累会造成不符合人类的日常生活体验。原子时加上世界时,共同缔造了协调世界时,这是我们目前公用的时间系统。
看似理所当然的这些时间常识,曾经也是未知。它们不是物理定律,更像是在人类统一确定的标准之下,人类可认知的时间和空间坐标。古与今,本地与全球,人类“定时”的历程值得一一探寻。你会发现,这些常识性的数字背后有那么多年的尝试和努力,蕴含了人类无穷的智慧。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8©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