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暗生态促生植物人
——植物人问题之二

文/杨文丰

 


杨文丰
男,任教于广东科学技术职业学院,二级教授,国家一级作家。其散文以鲜明的自然美、科学美和哲理美风格,在华文界独树一帜,并被编入大、中学语文教材10余种。曾获老舍散文奖、冰心散文奖和全国优秀科普作品奖等。

一个人,何以会变成植物人?
人受外力“攻击”,颅脑受外伤,如果陷入“持续性植物状态”,就会进入长期意识障碍……
多发性脑梗死、痴呆等是导致成人成为植物人的常见病因,神经节脂质沉积、病肾上腺白质营养不良、线粒体脑病、灰质变性等是导致儿童成为植物人的常见病因。除此,还有其他一些原因:突发交通事故、枪伤及产伤等非创伤性损伤;缺氧缺血性脑病,如心跳、呼吸骤停,窒息,绞死,溺水等;持续性低血压引发脑出血,蛛网膜下腔出血,中枢神经系统的感染,以及肿瘤、中毒,等等。
外因通过内因而起作用,导致植物人的出现。全球不断恶化的生态,更是增加了成为植物人的可能。
城市中的厕所,逼仄狭窄,密闭闷热,有的人如厕时只顾看手机信息,时间一长,血液循环不通畅,所以,有的人蹲厕所就蹲成了植物人。
“网虫”熬夜过度,有的也成为植物人。
甚至有说法,职场会让人成为“不愿思想型植物人”“假装有思想型植物人”和“看不到希望型植物人”,这是僵化的职场使人的思维僵化,人已不再思想,遂成“植物人”。
电影《我是植物人》的女主角莫名遭遇重伤,成为植物人,三年后苏醒时,记忆已空白,忘记了身份,她哭喊:“我到底是谁啊?……我不能永远找不到自己!”我不忍看她呆滞的眼神,还有那颤抖无助向社会求援的手……影片中,另一个成为植物人的女孩,居然是因为被注射了未经检验就通过审批的麻醉剂……至今响在我耳际的,是影片中的一句话:“其实,我们都是植物人!”
在这连人身安全都不很确定的世界,植物人的命运有时还比不上丢魂鸟。
丢魂鸟是往苦看的,活着也像死过一回,
哭丧着脸,仿佛是废弃的飞行器……
——汤养宗《断字碑》

人生短暂,命运无常,谈何完美。况且在这尘世还有颇多偶然因素,使人不小心成了植物人……当然,这也可能减少了因思想而带来的痛苦,因良知而带来的折磨。
任何时代都不是平面镜。镜子中的植物人,才是时代中最需要走向完美的人。
我相信,没有谁会情愿变成植物人;做植物人,绝非大写之人的自觉!
在这不诚信如夏日浮萍正绿得泛滥的年代,连诺亚方舟都有可能被当柴劈还不知刀斧来自何处。污染的生态环境,令人担忧;我们生长良善思想的“身心环境”,又情何以堪?
我不禁想起被称为世界十大悖论之一的特修斯船的故事。
特修斯船,主要由植物构就,可以说是一艘“植物船”。它在海上航行了几百年,被海水浸泡,任风吹雨打,经时间吞噬,船不断被修整。木板一腐烂,马上就被新的木板替换,到后来,船虽然尚可航行,但是所有的部件都换了一遍。问题是,这船还是原来那艘船吗?如果不是,那么从何时开始就不再是的?假如将船上陆续取下来的所有老部件,重新组建一艘船,那么与眼前被彻底改造后的船相比,哪艘才是真正的特修斯船呢?
险恶环境,摧枯拉朽,又怎能只是船难于抗拒?
船被“异化”,与植物人由环境“黑暗”所致,是何其相似……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7©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