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实践”开创有中国特色的医学(下)


文/汤钊猷

 

汤钊猷
肿瘤外科专家,小肝癌研究奠基人,在肝癌早期发现、诊断和治疗方面做出了创造性贡献。1994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现任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所长。

 

目前,我的研究方向是质疑消灭肿瘤疗法的负面问题。
一直以来,人们治疗癌症的基本思路就是想方设法地消灭肿瘤,包括手术切除、放疗、化疗、分子靶向治疗等。但不得不承认,这些方法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因为它们会产生反作用。
为什么消灭肿瘤的疗法有反作用?因为这些治疗都可以引起残留的癌细胞缺氧。缺氧对癌细胞来说,就如房间里只有两个面包,却有10只老鼠来抢。消灭为主的治疗方法,使得没有被杀死的癌细胞更加疯狂。
需要强调的是,我质疑通过消灭肿瘤来治疗癌症的方法,并不是全面否定这些疗法。消灭肿瘤的成绩是值得肯定的,但也存在问题,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问题找出来。质疑是补台,不是拆台,只有找到补台的办法,才可能进一步提高疗效。
实际上,除了我,还有一些科学家也在质疑消灭肿瘤的治癌思路。例如,2012年,《自然》杂志刊登了一篇文章,指出癌症治疗会破坏癌细胞及其生存环境,产生强大的筛选压力,使得耐药的癌细胞扩散。这种进化特性是治疗失败的主要原因。2013年,《新英格兰医学杂志》的一篇文章也指出,消灭肿瘤的疗法会导致耐药的癌细胞扩散。这就是一些患者化疗以后癌症很快转移复发的原因。所以,我们应该肯定消灭肿瘤疗法的作用,同时也要正视它们的反作用。
对消灭肿瘤的质疑,催生了抗癌的新思路。过去对癌症讲求赶尽杀绝,现在认为,在消灭大部分癌细胞以后,可以通过一系列改造,包括改造残留的癌细胞、改造癌细胞生存的微环境、改造机体(包括神经系统、免疫系统、内分泌系统和代谢系统等),以及综合改造等来提高疗效,减少癌症的复发和转移。2011年,我出版了一本书《消灭与改造并举》,对这些抗癌的新思路和新方法进行了系统的介绍。这本书被评为全国优秀科普作品。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需要充分发挥全党全国各族人民今天所具有的伟大智慧,也需要充分运用中华民族5000多年来积累的伟大智慧。我认为,中华民族的文化精髓是发展中国特色医学的重要源泉。
2015年,中国科学家屠呦呦因青蒿素的研究获得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李克强总理在贺信中指出,这是中国科技繁荣进步的体现,是中医药对人类健康做出巨大贡献的体现。屠呦呦的获奖,生动诠释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同时证明中西医结合大有可为,提醒我们要重视中医药的实践经验。
拿癌症治疗来说,我主张通过中西医结合来抗癌。西医评价病情好坏看肿瘤大小,中医看患者的整体状况;西医重视微观,中医重视宏观;西医辨病,中医辨证;西医的目标是消灭肿瘤,中医的目标是扶正祛邪;西医采取堵杀的办法,中医采取疏导的办法。中西医好比一个硬币的两面,两者结合应该能取得更好的效果。所以我想,中西医结合是发展中国特色医学的一条不可忽视的途径。
复旦大学肝癌研究所在中西医结合治疗癌症方面进行了积极的探索。我们研究了一个含五味中药的小复方“松友饮”。对患肝癌的老鼠进行的实验表明,“松友饮”可以使得肿瘤缩小,抑制肝癌转移,延长荷瘤鼠的生存期。我们还发现,对肿瘤进行姑息性切除,辅以“松友饮”和干扰素,动物的生存期得到延长。
“松友饮”还有助于“策反”残留的肿瘤干细胞。肿瘤干细胞相当于癌症的司令部。敌人的司令部被策反以后,敌人要么投降,要么起义,胜利也就不再遥远了。此外,“松友饮”可以改善癌细胞的微环境,使得炎症减少,从而减少癌症复发。“松友饮”与适度游泳相结合,还可以大大提高免疫功能。
回顾多年来的医学实践,我深刻感受到:任何事物都是一分为二的,质疑是一分为二地看问题;质疑必须与实践结合起来,光质疑不实践是空谈,实践是推进发展的必由之路;而实践必须细致,我国有重视细致实践的历史传统,不细致的实践还不如不做。
希望更多人通过“质疑+实践”,为发展中国特色医学做出更大的贡献。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7©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