绘画里的象征与隐喻

文/林凤生

在我国的传统文化里,鸳鸯被用来象征忠贞不渝的爱情。它们“止则相偶,飞则相双”,民间有“只羡鸳鸯不羡仙”之说。图1《鸳鸯戏水图》为笔者的习作。凡以具体的有形之物来表达抽象的意念,修辞学里称为“象征”,即“寓理于象”。象征手法因简明扼要、提纲挈领,在各种类型的艺术中都得到了充分表现。19世纪末,欧洲还出现过象征画派呢!

从高更的画说起
西方的写实绘画经过了600年的辉煌,逐渐式微。到19世纪中叶,记录大自然光色变化和描写人间生活的印象派崛起了。几十年后,人们又对摹写客观世界产生了审美疲劳,希望表达自己的内心感受。这时,后印象派画家塞尚、凡·高和高更脱颖而出。其中,高更因喜欢在画中采用象征元素来表现异国风情,而被认为是象征主义的代表人物。
象征主义是当时刚刚掀起的一种近代绘画流派,画里充满了象征图像以表达象征主题。在高更的作品里,我们可以欣赏到这类作品的特点。
图2展示的是基督教文化里一个广为人知的故事,象征了一种至高无上的献身精神。基督耷拉着脑袋,脸色苍白,双目紧闭,处在受难的痛苦中。请注意,在这幅画里高更把基督画成了自己的模样,有了更多的象征意义:一方面,他把自己画成了殉道者,瘦骨伶仃的形象象征了他遭受过很多苦难和折磨;另一方面,这幅充满诗意和自我牺牲精神的画还象征地表达了他渴望离开欧洲,去探索原始、野蛮的太平洋岛屿的决心。高更曾说:“我无法克制自己离开欧洲的欲望,即使是幻想破灭也不后悔。” 为什么高更有这样的追求?这与他传奇的人生经历有关。
高更1848年6月生于法国巴黎,3岁时被母亲带到秘鲁,在那里待了4年。秘鲁是文明与野蛮的杂糅之地。当地人是印加人的后裔,他们崇拜太阳神,充满了野性,这给高更幼小的心灵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1865年,17岁的高更考上了一所商业海运学校,毕业后又在海军服役4年。整整7年时间里,他作为水手跟着舰船航行在法国与南美洲之间,还进行了一次环球航行。海上一望无际的洋面、变幻莫测的天气、炽热的阳光、太平洋岛屿上的旖旎景色,让高更对大自然的美景产生了无限的遐想。
正是年轻时候的这些经历,使得高更对太平洋岛屿上的原始文明产生了强烈的向往。高更在证券投资失败后,便离家出走,过上了“洋漂”的生活。
1893年,高更离开巴黎,远渡重洋到太平洋上的法属塔希提岛采风考察,之后又返回巴黎,但是他已经离不开塔希提岛的气候、自然景色,以及岛上无拘无束的生活了。1895年2月,高更重返塔希提岛,由于他与殖民当局发生冲突,1901年被迫离开了塔希提岛,前往马克萨斯群岛避难,并于1903年5月去世。在这些年里,高更通过邮船把作品寄回了欧洲,这才让我们有机会了解这些杰作。
高更在岛上的最后一处房子建于1902年,取名为“快乐宫”。有医生进去过,据说四面墙壁展现了高更精心绘制的巨幅画作和雕塑,非常奇妙、神秘,这些令人震撼的作品是不属于“人世间”的。高更叮嘱土著太太,要在他离世后把整个房舍付之一炬。《迷宫》(图3)应该是极少数劫后余生的瑰宝之一。

象征画法也要讲究一个“度”
一般来说,图像具有三个功能:再现、象征和表现。这里说的象征主要指的是象征符号。在神学、宗教、民族传统文化等方面,都存在着这样的符号。例如我们熟悉的《太极图》(图4),象征的就是道家学说里的对立统一规律。这样的图像只有了解中华传统文化的人才能知晓,不熟悉这些的外国人,可能看了也是一头雾水。
如何用象征元素为画增色,关键是要把握好一个“度”。高更为了追求原始、野蛮的民族风情,在画中采用了许多土著人的象征元素和图案,又加入了欧洲基督文化和自己独创的用色技法。这样的画一般观众即使看不懂,也能感受到艺术的魅力,有耳目一新之体验。
继高更之后,纳比派画家和象征派画家也刻意追求画的象征主题和象征图像。然而,不熟悉西方文化的观众根本看不懂这些画,严重影响了作品的传播。
法国象征主义画家莫罗曾经游学意大利,具有扎实的写实功底。他试图通过写实主义来表达象征性的概念,从古希腊神话、东方神话中汲取了不同的女子形象,并给予她们不同的名字:沙乐美、苏拉米斯、海伦等。他的作品对我国大部分观众来说都晦涩难懂。
图5是莫罗的《俄狄浦斯与斯芬克斯》,象征了善与恶的较量:善终于战胜了恶,取得了胜利。这里说的是希腊神话里的故事:底比斯城外有一只狮身人面的怪物,长着美女头、狮子身,背上有鸟的翅膀,名叫斯芬克斯。她每天都蹲在悬崖上,强行让过路人猜谜语:猜对的就放行,猜不出的就被她撕碎了吃掉。由于谜语充满了玄机,即著名的斯芬克斯之谜,一般人很难猜到,不知道有多少无辜的人死于她的手里。于是底比斯皇宫发出公告:谁能够铲除这个妖孽,就可以获得皇位,还可以娶公主为妻。但是几个月过去了,由于对斯芬克斯的恐惧,没人敢去。
一天,流浪汉俄狄浦斯知道了这回事,便来到了底比斯城外与斯芬克斯对峙。斯芬克斯问:“什么生物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用三条腿走路。”俄狄浦斯听了以后思考片刻便回答说是“人”。因为人在幼年的时候,两手两腿爬行;青壮年时,用两腿走路;到了老年需要扶持,因此拄着拐杖作为第三条腿。斯芬克斯听了惊愕不已,他居然答对了!在极度恼怒之中,她一跃从悬崖跳下摔死了。
这个故事在西方文化里流传很广,但是对于东方人来讲,不了解这个情节复杂的故事,看到如此诡异的画面就会觉得莫名其妙。
著名的艺术史家贡布里希说:“一幅画是为了展示人们用语言无法表达的东西,如果费力气才能看懂它,那就太荒唐了……”他希望寓意画中只使用一看就懂的图片。

图像的隐喻与象征
笔者以为绘画时采用象征元素与作文时使用典故颇为相似:写文章用典虽好,但要恰到好处,才能言简意赅,生动有趣。如果用典太多,就会导致文章佶屈聱牙,令读者难以卒读。而画家在创作时,对象征元素的使用要适度,才能做到雅俗共赏。
与象征相比,隐喻是一种定义较宽泛的比喻,是指暗示之下的感知、体验、想象、理解。比如:梅花既可以比喻不畏险恶环境的坚强品质,也可以隐喻洁身自好。
维也纳画家克林姆特是一位喜欢用隐喻手法的画家。《少女》(图6)中画了7位少女的身体,她们的胳膊、腿呈动态的螺旋状,缠卷在丝巾和绸带中,若隐若现,四周围绕着各种装饰性的图案和花冠。
请注意,画中的那些装饰性的图案可不是随便画的,椭圆形的图案其实表示的是卵细胞,长方形的则是精子。这些都是按照从显微镜里看到的图像绘制的,用来隐喻繁殖力和生命的起始。
读者一定觉得奇怪:克林姆特为什么会把生物学图像搬到画上去呢?原来,克林姆特的朋友祖克坎德尔是一位杰出的外科医生和病理学专家(人的大脑的前脑区有一块薄薄的皮层就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称为祖克坎德尔氏回),他曾热情邀请克林姆特参观了他的解剖实验室和尸体标本,从而使克林姆特对人体的构造有了清晰的了解。
克林姆特的这幅画充满了珠光宝气,给人以华美绚丽之感。所以,即使观众看不懂背景里的图案及隐喻,也不妨碍观众欣赏该画。
追求“气韵”和“传神”的中国传统绘画,隐喻的手法则被运用得更加圆熟,更加得心应手。唐朝周的《簪花仕女图》(图7)展现了妇人过花神节的场景:6位衣着华丽的妇人神情愉悦又稍带哀怨,她们在抓蝶、逗犬和招鹤。
这种长长的画卷在当时主要用于嵌入屏风,从而构建一个怡情悦目的私密空间,所以画面要与当时氛围的功能相适应,这幅画也就隐喻了风流韵事。请注意,《簪花仕女图》上出现的衣饰图案、动物、植物等,在我国的传统文化里都具有一定的隐喻:蝴蝶暗示着蝶恋花,衣饰上的鸳鸯表示两情相悦,仙鹤代表智慧和雄健,等等。事实上,画家和当时的人们对此都心知肚明。如果我们在研究古代绘画时,能考虑到这些因素,也许会获得更多新认识。
(本文作者林凤生为上海大学教授,近著有《画中有话——解读名画里的科学元素》,新著有《名画在左 科学在右》。)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售价12.00元 〗 

 
《科学画报》2022©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 沪公网安备3101010200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