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失踪的猎隼

文、摄影/马 鸣

骄阳似火,黄沙漫漫。随着一声长啸,一只猎隼如闪电般划过天空。它越飞越近,忽地收拢双翅,稳稳地落在一位身穿白袍的王子肩头——提到猎隼,你的脑海里或许会想象出这样的画面。对很多人来说,猎隼神秘而遥远,充满异域风情。其实,中国是猎隼的主要分布地之一。
猎隼(Falco cherrug)属于鸟纲隼形目隼科,是国家Ⅱ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被列入《中国濒危动物红皮书》,以及《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Ⅱ。目前猎隼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的等级由易危(VU)调整为濒危(EN)。
猎隼数量为什么会快速减少?近年来,笔者带领项目组对猎隼进行了跟踪监测。

跟踪监测
猎隼在天上翱翔,怎样跟踪监测它们的活动呢?原来被跟踪的猎隼身上安装了跟踪装置,常用的有3种:带有编码的彩色塑料脚环和金属脚环以及背负式卫星发射器。卫星发射器采用GPS 定位,通过太阳能供电,能够记录位置、运动轨迹、运动瞬时速度等数据。
猎隼失联(即发射器不再发回信息)后,研究人员会前往GPS 最后位点,在一定区域内进行拉网式搜索,并分析周围的环境和动物痕迹;找到尸体后,对尸体进行解剖,分析死亡原因。这一过程有点像福尔摩斯探案,有着不为外人所知的艰辛和收获。

初步分析
2018年3月2日,一只猎隼在新疆卡拉麦里保护区失踪。很快,国际猎隼组织发来电子邮件,请求我们去寻找这只失踪的猎隼。
根据卫星图像显示的最后轨迹,这只猎隼最后停留地点位于乌鲁木齐以东偏北240多千米的戈壁荒漠中,是一片不毛之地。3月4日,我们驱车赶往现场,寻找这只猎隼。中午,我们到达现场,一直寻找到天黑,一无所获。第二天,我们继续寻找一整天,发现了一些线索。
根据得到的蛛丝马迹,我们初步分析,这只猎隼可能遭遇三种情况:一是被裸露的高压线电击。电击的结果是双亡,即电力系统瘫痪且猎隼死亡。二是中毒身亡。有一些采矿企业会偷偷采用化学提炼法(用剧毒氰化物)析取黄金和其他贵重金属,污染水源或食物,导致一些小动物中毒,猎隼误食后会产生二次中毒。三是撞击而亡,即在夜间飞行时碰上建筑物或者电网后死亡。
我们认为第一种可能性最大,可惜没有找到尸体,会不会被赤狐或者灰狼叼走了?当然,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卫星跟踪器被损坏。猎隼是较为凶猛的中型猛禽,有时会啄坏发射器。此外,发射器自身故障也会导致失联。如果是这样就再好不过了。

水落石出
接下来十多天,我们继续展开拉网式搜索。就在我们准备放弃寻找时,我们终于在GPS标记点以南70米处发现那只猎隼的尸体。此时距离其失联已经过去了半个月。
这只猎隼被沙土掩埋,只露出半截身体。卫星发射器也被埋于沙土中,不能接受太阳照射,导致电压太低而停止发出信号。
我们对尸体进行解剖,没有发现外伤,特别是头颅没有淤血,身体也没有被电击或者撞击的痕迹;只是鼻孔有少量的血迹,难道是死于食物中毒?然而,我们解剖胃和肠道,没有异常;但是其腹内空空,体重仅有780克,明显低于正常体重。联想到现场有高压线,发射器上有擦痕,我们推断:这只猎隼因为轻微碰撞而摔落,失去飞行能力,导致觅食困难,挣扎数日,最后饥饿而亡。
根据猛禽专家伊戈尔·卡利亚金提供的资料,这只猎隼出生于2017年夏天,地点是俄罗斯阿尔泰山-萨彦岭保护区。它是一只不足10月龄的雌性幼体,没有满周岁就毙命了,实在可怜。

重重威胁
猎隼是季候鸟,夏季在亚洲中部和欧洲东部等地繁殖,冬季除部分留在繁殖地外,其余均南下青藏高原、中东、北非等地越冬。据估计,全球猎隼的总数为 12200~29800只。
猎隼的主要致危因素是盗猎。20 世纪90 年代,猎隼非法贸易开始在一些国家蔓延。2002年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估计,沙特阿拉伯每年捕捉的猎隼数量为4000 只,卡塔尔为1000只,巴林、科威特和阿联酋各为500~1000 只。约有5%的猎隼在被捕捉过程中死亡。
另一个威胁猎隼的因素是电击。猎隼等猛禽喜欢站立在高处(如电线杆和高压线上)歇息和觅食。猎隼的翼展较宽(平均为1.25米),在起飞或者降落过程中,容易造成电线短路,自己被电击身亡。猎隼缚着跟踪器后,额外质量增加,体能消耗加大;同时跟踪器带来的不适感,会使其增加理羽频次,延长其停留在电线上休息的时间,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被电击的风险。
有研究人员在蒙古56 千米 长的15千伏高压线下,找到9 具被电击死亡的猎隼尸体,电击死亡率为16只/100千米。据估计,仅仅在蒙古每年因电击死亡的猎隼数量约为4116 只。
因此,在建设国家电网的时候应该充分考虑对猛禽的影响,在电网安全运行的前提下,安装驱鸟部件、人工鸟巢、栖息平台、绝缘防护装置等,加快电网改造,彻底改变传统的预防鸟害方法,争取做到只防鸟而不伤害鸟。

负面影响
卫星跟踪方法在鸟类迁徙研究中用得越来越普遍,但是它会对猎隼产生一些负面影响。
英国鸟类学家安德鲁·狄克逊等对卫星发射器和翼标这两种方法进行了对比研究,结果显示,卫星跟踪器会降低猎隼的存活率。在蒙古和欧洲一些地区,卫星跟踪的猎隼的存活率竟低于5%,这不仅是因为自然原因,而且因为卫星跟踪技术的滥用。还有研究表明,卫星发射器会降低猎隼的飞行速度并影响其迁徙行为,还会磨损其羽毛和皮肤,对其身体造成物理伤害。
猎隼是依靠速度捕食的物种,其飞行速度极快,尤其捕食的瞬时速度能达到 322千米/时。虽然绝大部分动物携带的发射器的质量通常不超过其体重的3%,但对于猎隼,这看似不多的附加质量仍可能对其捕猎时的瞬时速度及平衡产生很大影响,最终可能造成其捕食率下降。
在我们的调查中,有10只被跟踪的猎隼在2年内几乎全军覆没。通过分析具体死因,我们发现:一方面,猎隼的生存依然受到多种威胁,如捕捉、电击、中毒、饥饿、碰撞等;另一方面,发射器和脚环对猎隼行为确实有一定影响。
在被跟踪的当年亚成鸟中有60.9%失踪,特别是在春秋迁徙季节。也许猎隼对发射器和脚环的适应性较差,这在迁徙季节表现得较为明显。跟踪装置会影响猎隼的飞行。此外,有些猎隼同时佩戴了一只金属脚环和一只塑料脚环,在快速飞行或俯冲过程中,二者质量差异可能会影响猎隼的身体平衡,甚至影响其捕食。
从目前的研究来看,猎隼的处境不容乐观。我们应当加强保护力度,完善保护措施,改进研究方式,否则天空中将再也看不到猎隼那迅如闪电的英姿,只留下一曲令人遗憾的生命悲歌。

(本文作者马鸣为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9©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