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有意识

文/钟 江

 

你知道你有意识,如果我告诉你我也有,你应该会相信我。那么,你的宠物狗或宠物猫有意识吗?一只会制作工具的乌鸦、一只能预测未来的章鱼,或者是一条蠕虫呢?你或许会认为这是不可能弄清楚的。因为并不存在一种独特的大脑活动模式,可以把是否有意识明确地分辨出来;我们也无法简单明了地与动物聊天,询问它们的经历;我们甚至并不完全了解究竟什么是意识。
也许有一种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我们可以跟踪意识,找到它的起源。如果这样,我们就不再询问什么是意识,而是换一个思路——生物为什么要有意识?一直以来,这个问题很大程度上被忽略了。

逐层探讨意识
现在,生物学家开始围绕生物进化树,探讨类似意识的东西在何时、何地出现,以及为什么要出现。他们的研究非常富有成效,不仅揭示了动物的意识,而且还加深了我们对意识本质的认识。
开展这方面的研究并不容易。正如英国苏塞克斯大学的神经科学家安尼尔·塞斯所说:“意识不会留下任何化石记录。”因此,我们只能通过比较如今活着的动物,理解它们共同的祖先有能力做的事情,来推断意识的进化史。而且,因为我们并不知道我们究竟要找什么,所以我们只能以人类的意识经验作为唯一的指导,围绕进化树盲目地摸索。如此,当我们观察到意识在其他动物中的表现(或可能的表现)时,我们就可以逐渐明确“意识”的含义。
有些迹象中的意识,似乎很明显。黑猩猩能认识镜子里的自己;林雀如果发现其他鸟儿看到它藏食物,会偷偷地重新把食物藏到别处,除非看到它藏食物的是其伴侣;推了不正确的杆子因此不能获得食物奖励的大鼠,会遗憾地注视着它本来应该推的正确的杆子。
通过这些例子,我们可以推断某些动物具有某种对自我,对别人,以及对已经发生的事情的看法。这些看起来很像我们所知道的意识。然而,如果这是意识的唯一标准,就只会有为数不多的一些非人类动物可以跨过这个标杆。
实际上,很有必要采用一种更宽泛的标准来定义意识。即使对人类来说,并不是每个意识的经历都很复杂。美国纽约市立大学的哲学家杰西·普林茨说:“你可以问一下自己,当看到各种颜色,闻到咖啡的味道,感觉到疼痛时,你有什么意识。意识看起来主要是关于感知和情绪的,它并不是关于思想等更高级的人类能力。”
意识体验的这些基本组成部分可能会广泛存在于各种动物中,即使它们缺乏人类所特有的智力和脑力。我们可以稍稍深入到生物谱系树中,看看能否找到它们。
“享乐估值” 能力
我们先来看看“情绪”,或者改用一个涉及人类中心色彩较少的术语——“享乐估值”(这是一种经济学上的估值方法,认为一种物品的价值由该物品的各特征属性所带给人们的效用决定)。正如普林茨所指出的,我们很多的意识经验是由对感官印象的认知构成的,比如某个物体令人舒服或恐惧,某个声音令人愉悦或烦躁,我们的身体感觉是舒服或不舒服,等等。这样的评估在指导我们的行为方面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挪威公共卫生研究所的进化生物学家比约恩·格林德说:“行为的本质是靠近有益的事物,远离无益的事物。所谓感觉就是通过向我们提供正面或负面的回报来指导我们。”这使享乐估值成为一个有用的进化工具。
格林德认为,区分某种东西对自己是好还是坏的这种感觉可能代表意识的黎明。那么哪些动物有这种感觉?对脊椎动物的谱系树进行调查后,他看到了一个清晰的模式:哺乳类、鸟类和爬行类动物都表现出这种情绪反应的迹象。因为接触时它们的心率会增加,体温会升高,而鱼类和两栖动物没有这些迹象。
高等脊椎动物的大脑有更丰富的多巴胺受体,而多巴胺正是与奖励途径最密切相关的神经递质。格林德认为这就是有力的证据,证明这种赋予某种体验以价值的能力,早在距今3亿年前,当第一个完全陆生的脊椎动物(现代爬行类、鸟类和哺乳类动物的共同祖先)出现时,就已经产生了。
这是说得通的。这个最早的陆生动物会面临它的水生表兄弟所不会遇到的挑战,比如调节体温和保持水分。再简单的动物也会有反射反应,即使是蠕虫也可以通过试错法学会一种固定的行为模式,但具有享乐估值能力的个体有更加灵活的行为。在新的环境中,这种适应能力将会是一个很大的优势。
然而,正如格林德指出的那样,意识也有缺点。与“无意识”处理各种体验相比,它缓慢而且会消耗更多能量,只能一次做一件事。更重要的是,它可能导致任性的,甚至对个人不利的行为,比如,如果没有有意识的思考,就不会有自我伤害。因此意识的进化可能并不如我们想象的那样对个体有帮助。格林德推测,在生物进化过程中,意识的进化只出现一次。

动物可以主观体验世界吗
其他研究人员也同意陆地脊椎动物的确有一些特殊之处,但是许多人认为,动物王国的其他成员中也有意识存在。他们指出,某种动物与我们的进化关系越远,我们就越难辨别它们是否会有不同的情绪。我们会知道鱼所表达的情绪吗?就更不用说果蝇了。
相反,许多研究人员正聚焦另外一个指标。他们提出,如果某种动物具有意识,它们就会主观地体验世界。这抓住了我们人类意识经验中独特的“我,这里,现在”的元素。像享乐估值一样,主观体验也会让行为的灵活性超出简单的反射反应,但它并不一定涉及任何更加复杂的能力,比如情绪、推理或想象。这听起来像是意识的一个合理基础,但是你又如何衡量动物的主观体验?我们将在下期揭晓。

意识的10个迹象
不知道某种动物是否具有意识?以下是一些值得注意的线索:
⊙ 认识镜子里的自己;
⊙ 能深入了解其他个体的想法;
⊙ 对自己不恰当的决定表现出遗憾;
⊙ 压力情况下心跳加速;
⊙ 脑中有许多多巴胺受体可以感受到奖励;
⊙ 作决定时表现出高度灵活性;
⊙ 有能力集中注意力(主观经验);
⊙ 需要睡觉;
⊙ 对麻醉剂敏感;
⊙ 表现出无限关联学习的能力。

(本文作者钟江为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7©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