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所期待的网络


编译/陈 睿

 

互联网世界里的乌托邦
互联网就像一个贪吃的怪兽。它运行在世界各地的计算机“阵列”上,夜以继日地吞噬着我们的个人数据。
互联网为我们提供了各式各样的服务:海量相片可以放进云存储空间,电子邮件可以随时收发、处理,社交平台可以让我们在朋友圈里呼风唤雨,搜索引擎网站的热门推送可以帮我们打发掉百无聊赖的时间……
不管你愿不愿意,这些服务产生的数据碎片无时无刻不在透露我们的个人信息。因为这些被泄露的信息,我们被广告商和推销人员精准地瞄上,也无形中为下一代人工智能的发展贡献着大数据基础。
服务器集群是互联网的引擎,它们看似遍布全球,实则只运行在少数跨国大公司的机房里。万维网开发人员之一、麻省理工学院的安德烈·扇伯一语中的:“互联网被实力强劲的巨头攥在手里。”而作为数据提供者的我们,却失去了对其应有的控制。
是时候改变这一现状了。
扇伯等人试图通过打破这种对服务器的垄断,来夺回我们对个人数据的控制权。他们表示,改变网络运行方式,就可以保证个人数据由自身掌控,进而决定谁能从中获益。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只是让网络的运行方式重回过去时。1989年,当蒂姆·伯纳斯-李发明最初的万维网时,他采用的就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分散式”架构——它没有中心服务器,网络在每一台个人设备上运行。简单的开放协议意味着在这个极速发展的互联网时代,人人都是神话的缔造者。“正是这些开放标准使早期的网络异彩纷呈。”万维网的另一位科研人员哈里·哈尔平说,“它使每个人都成为网络的主宰,而不是将网络垄断在少数人手里的服务器上。”
听上去就像是互联网世界里的乌托邦。只是如今,开放标准依然存在,而我们却出于对便捷的追求背弃了它。

把个人数据双手奉上,换来一把双刃剑
我们将个人数据交给互联网,换来了互联网更加便捷的服务。无论是谷歌、脸书、亚马逊等早已壮大成熟的公司,还是最近迅速蹿红的优步等初创公司,它们拿着我们的个人数据,不断对其提供的服务进行改进。
但硬币总有正反面,交出个人数据换来了网络的便捷,也伴随着一系列问题,其中之一即为个人隐私的泄露。各项调查不止一次地暴露出人们对个人数据的去向的担忧。美国皮尤研究公司的李·雷尼说:“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哪些数据会被采集,也不知道这些数据将被用于何处,这让他们感到焦虑。但他们仍需生活在现代社会,无法逃离网络。”
我们的个人数据统统存储在服务器里,所以服务器就像一个蜜罐,黑客趋之若鹜。而服务器又掌握在屈指可数的几家互联网巨头手中,所以对那些虎视眈眈的监听机构来说,我们的数据如此集中,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这几家公司获取想要的数据,而不必大费周章地四处搜罗,这使得手机号、银行账号、住址门牌号等一连串数字背后的我们无处遁形。
英国爱丁堡大学的人工智能研究员安迪·克拉克忧心忡忡地表示,这种失控的局面比我们想象的更为严重。克拉克说:“我们驾轻就熟地用谷歌搜索关键词,不费吹灰之力地玩转各大社交网站,我们觉得互联网用起来如此得心应手,殊不知这意味着我们把自己彻头彻尾地交了出去。”
我们生活中的连接设备越来越多,这都将成为数据的来源。数据传输的路径并不是简单地从我们的屏幕到达对方的屏幕,只要智能设备无处不在,数据传输就一刻不停。再加上人工智能和决策软件的兴起,我们愈加依赖网络提供的贴心服务,甚至连贷款、求职、办理医疗保险等事务都离不开它们,而这些都基于你的个人数据。

重回过去时,重建没有服务器的网络
我们需要彻底的反思。正因为如此,扇伯他们正致力于构建一个全新的网络体系,一个能将早期网络的自主性与现行网络的实用性结合起来的网络体系。
他们的项目名为Solid,项目团队由万维网的发明者伯纳斯-李亲自领衔。Solid 的一大特点是将个人数据、应用程序,以及处理数据的服务器分离开来。在Solid里,你可以决定你的个人数据如何存储:是存储在手机或电脑里,还是依然使用现在的云存储,又或者放在朋友的“地盘”上。总之,“我们致力于把数据放在用户可控的地方。” 扇伯说道。
Solid的另一个改变在于,它将你的社交信息从应用程序中脱离出来。你是否有过这样的感受:一旦从脸书、推特等社交网站退出,就仿佛一瞬间失去了所有的联系人?这就是我们无法从一些应用程序或网站中抽身的重要原因,因为你的联系人列表不能从网络的服务器中剥离,换句话说,它不归你所有,你无法将你的“社交圈子”从网络中带走。
在Solid里,以联系人列表为主导的社交圈子被视为至关重要的“个人财产”,它完全属于用户个人,不会与任何应用程序或网站捆绑,你可以把它随身携带,也可以将其重新用于任何应用程序,还可以选择将敏感数据委托社交圈子中值得信任的朋友管理——类似于房屋备用钥匙与邻居的关系。也就是说,你的数据存储位置是随时变化的,而网络提供的服务也会随时适应这些变化。
Solid仍处于发展初期,但它不是孤军作战。2016年,英国的MaidSafe公司推出了基于加密和数据区块链的对等网络。MaidSafe的方法非常激进。如果说Solid是在现有网络结构之上的虚拟层面运行,那么MaidSafe则是完全脱离了服务器。这种方法的巨大优势体现在,没有服务器,攻击者就失去了目标。
然而,摒弃服务器将带来一些新问题。例如,在另一端没有服务器来处理请求时,他将如何登录网站?对此,MaidSafe的创始人戴维德·欧文的答案是,MaidSafe的网络包含了即时在线的全部计算机,所以直接登录到网络本身就可以了。
Solid和MaidSafe并不是我们夺回网络控制权的首次尝试,但这是第一次在不改变用户使用方式的前提下,将去中心化的运行架构与简易便捷的操作模式二者兼得。因此,互联网将面临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变革。
基于服务器的网络运行方式已经根基稳固,现在才想要改变是否为时已晚?这很难回答。但请不要忘记,互联网的历史也只有短短几十年——它仍旧年轻,足以学习新的技术。

(本文编译者陈睿为西安电子科技大学通信工程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7©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