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管理学家和经济学家的华罗庚

文/陈 安

华罗庚(1910年11月12日—1985年6月12日)
著名数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联邦德国巴伐利亚科学院院士,中国科学院数学研究所研究员、原所长。“中国解析数论学派”创始人,被誉为“中国现代数学之父”。
2020年恰逢我国著名数学家华罗庚先生诞辰110周年。中国数学会、中国优选法统筹法与经济数学研究会,以及华罗庚先生故乡江苏金坛的相关机构,都组织了相应的纪念活动。
华罗庚先生的数学家身份自不待言,他在多复变函数论、数论等方面的成就是举世瞩目的。华裔数学家、美国哈佛大学教授丘成桐先生在提到华罗庚先生的成就时,对其在多复变函数论方面的工作赞不绝口,认为那是中国数学家的独创性贡献,完全可以和国际一流数学家相提并论。
对于公众而言,我们对华罗庚先生在数论方面的工作更为了解。这也与其弟子陈景润在哥德巴赫猜想方面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以及作家徐迟以此为背景创作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等有关。

开启我国的“管理科学”时代
其实,华罗庚先生的成就是多方面的。除了在数学领域做出贡献之外,他还留下了大量的诗文(部分作品已收入《华罗庚诗文选》),成为那个时代科学家里文学创作相当活跃的人物。更为重要的是,他开创了中国现代管理科学,也就是率先在国内推广了统筹法和优选法。
20世纪六七十年代,我国并没有“管理科学”这一提法。当然,现实中有管理,但是并没有基于科学的管理理论进行实践,50多岁的华罗庚由于长期从事数学理论研究,希望能够做一些直接为国民经济服务的工作。后来,他读到一本关于关键路径法的小册子,并深受启发,准备由此出发进行中国现代管理实验,并最终取得了很好的应用效果。
其实,华罗庚拿到的小册子主要介绍的是美国杜邦公司的科学管理法,但他觉得内容太过枯燥,就干脆在吃透其中的道理后,自己专门撰文将其主要思路整理成了一本科普书。包括笔者在内的很多人在语文课本里学过的《统筹方法》一文,就是华罗庚为这本科普书写的序言部分。
文中关于烧水泡茶的例子恐怕很多人还没有忘记,讲述的就是怎样才能“不窝工”——要在烧水的过程中洗茶壶茶杯和准备茶叶。如果我们先洗茶具、准备茶叶,再烧水,喝到茶的时间就会后延,体验自然不如前一个方案好。
烧水泡茶如此,做工程管理也是如此,但是之前很少有人用如此通俗易懂的道理将管理工序的选择优化讲得清楚明了。在我国还未充分重视管理科学理论的时代,华罗庚先生不仅把它整理清楚,还在全国各地宣讲,最终涉足全国26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取得了管理科普史上的奇迹。要知道,华罗庚先生因跛一足的身体状况而不适合频频外出,他常说自己一开始行动就是圆规和直尺的运动,走起路来要比别人困难得多。
统筹法在安排工序的优化方面是非常有效的。如今的项目管理在涉及时间管理时,也一定会提到关键路径法(CPM),这就是当年华罗庚先生一再强调的统筹法。

成果惠及全国诸多行业
统筹法之外,华罗庚先生为了工厂设计和实验时能尽量做到用料合理、少浪费,还特别借鉴和运用了数学中的优选思维。经过他本人及其众多弟子的推广,优选法成为公众广泛知晓的方法。非但工厂里的工人听说过,连笔者在山东某乡镇做老师的父亲都聆听过华罗庚团队成员的报告会。
一次,笔者去宁波一家汽车零部件制造厂调研时,遇见一位从安徽聘来的退休厂长。当他听我讲到自己是华罗庚先生的再传弟子时,就很自然地念出“0.618”这个优选法所涉及的数字,还说他当年在工厂当学徒的时候就学过优选法,而这个数字一直刻在心上,从不曾忘怀。
其实,华罗庚先生推广统筹法、优选法的时候,正值一个动荡的年代,很少有人继续专注于学问及其在现实中的应用。但华罗庚先生主动请缨,从数学理论找到两个结合点,一步跨越到了应用实践领域,并从此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普及推广工作。作为一名科学家,华罗庚先生尽自己所能一直保持正向积极的努力,在推广工作上取得了巨大成功。这甚至成为他后半生另一个光辉的顶点,也使他成为理论科学家中从书斋实验室顺畅走向大地工厂的卓越典范。
华罗庚先生基于统筹法、优选法的贡献并不局限在某一领域,而是遍及全国诸多行业。比如,两淮煤矿的论证建设用到了统筹法,大庆石油的采掘和管理用到了优选法,西南三线的铁路建设也用到了这两种方法。
笔者读研时的导师刘家壮教授正是在那个时代追随华罗庚先生在西南三线推广使用统筹法、优选法的。甚至,刘家壮教授后期做基于投入产出的经济学研究,也源自华罗庚先生因中国缺乏独有的经济学理论而用数篇论文创立的经济数学理论。
这一理论是从国民经济各部门可以协调发展的假设出发,基于上一期的投入产出矩阵可以求得特征值和特征向量,其创新思路与西方学者提出的“大道定律”是高度一致的。这说明大家几乎都注意到了同样的问题,并取得了接近的成果。这与冯康先生和西方学者同步提出有限元方法异曲同工。后来,刘家壮教授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对华罗庚先生的经济数学模型进行了改进和完善。
我们在谈及牛顿的时候,知道他是物理学家,也是数学家,以及他作为皇家造币局局长对金本位制度做出了学术和实践上的贡献。牛顿去世后,有人整理出他作为炼金士留下的诸多资料,并认为如果这些资料在当时就公之于众,牛顿在化学方面一样有着巨大的贡献。
与牛顿类似,华罗庚先生除了在数学领域的多个学科上有创造性贡献之外(这一点已为世人所知),其在严重缺乏管理科学的时代以一己之力推广了优选法和统筹法,使之深入国人之心;其在政治经济学一度是主流经济学的状况下,以矩阵理论为依据提出新的经济数学理论。后来,管理科学逐渐成为我国进一步发展的重要介质。可以说,华罗庚先生当年的努力功不可没。
(本文作者陈安为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售价12.00元 〗 

`
《科学画报》2021©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 沪公网安备310101020033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