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缘江湖 鱼水情深

文/张晓良

 

刘建康(1917年9月1日—),鱼类学家、淡水生态学家。江苏吴江人。1938年毕业于东吴大学生物系,获理学士学位。1947年获加拿大麦吉尔大学哲学博士学位。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1983-1987年任所长,1987年至今任名誉所长。1980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院士)。
2017年9月1日,在有关领导和弟子们的祝福声中,刘建康院士迎来了他的百岁生日。刘建康院士是著名鱼类学家、淡水生态学家,这位期颐老人身上有许多精彩的故事,本文说说其中几个。

揭示鳝鱼的始原雌雄同体现象

刘建康1934年考入东吴大学理学院生物学系。大学二年级时,该系在上海举办了一个科普性的淡水生物展览会,系里指定刘建康协助刘承钊教授做展出工作。展览会上,观众提出了许多关于鱼类的问题,难住了刘建康。这使得刘建康下决心将来从事鱼类学研究。
大学毕业后,刘建康于1939 年来到因抗日战争内迁到重庆北碚的中央研究院动植物研究所,做伍献文研究员的研究生。伍献文是著名的动物学家,中国鱼类学和水生生物学研究的奠基人之一。刘建康在伍献文的悉心指导下,从鱼类分类学和形态解剖着手,逐渐扩展到功能方面的研究,把传统的静态的鱼类学研究逐渐延伸到生态学和生理实验方面,取得了多项成果,其中著名的就是揭示鳝鱼的始原雌雄同体现象。
抗战时期的重庆,吃鱼不易。来自鱼米之乡又从事鱼类研究的刘建康开展了鳝鱼的养殖研究。他特意收集了一批个头较大的鳝鱼来饲养,谁知两年过去了,这批鳝鱼却没有一条产卵。怎么回事?他通过解剖发现,这批鳝鱼全是雄性的。刘建康又采集了许多大小不一的鳝鱼,共解剖了600余条,结果显示:体长36厘米以下的个体全部是雌性,体长38厘米以上的个体全部是雄性,36~38厘米的雌雄比例为1:1。
1944年,刘建康发表论文《鳝鱼的始原雌雄同体现象》,在世界上首次揭示了鳝鱼性别转变规律。原来鳝鱼自幼体到第一次性成熟为雌体,产卵后雌性生殖腺逐渐变成雄性生殖腺,同一条鳝鱼由雌体变为雄体,但一旦变成雄性之后不再逆转。性别转变在脊椎动物里绝大多数属于畸形状态,但对鳝鱼来说则是正常的,它们能够规律性地由成熟的雌性转变成为成熟的雄性。
英国皇家学会的波洛在1947年的英国《自然》杂志上撰文评价道,此项发现“为低等脊椎动物性别决定的机理提供了新的和引人入胜的证据,并为这个主题研究开拓了一个崭新的研究领域、新的思路”。之后,有鳝鱼分布的日本、印度尼西亚等4个国家的学者通过研究先后发表文章,均证实了刘建康发现的鳝鱼始原雌雄同体现象。

探求鱼类生态学奥秘

20世纪50年代初,外国学者向中国科学院询问中国池塘养鱼何以能高产,领导把问题交给了水生生物研究所。于是,刘建康在江苏五里湖开展实地试验,并请富有实践经验的渔工参加,结果亩产超过500千克。1955年他发表《养鱼池单位面积产量试验》,首次提出了草鱼、青鱼的饲料系数。该文被公认为对中国传统养鱼方法进行科学总结的典范。
1955年,刘建康组织了20多人的科技队伍去湖北梁子湖进行鱼类生态调查,在两年的时间里,收集到近30种经济鱼类的第一手生态资料。1959年,在太平洋西部渔业研究委员会第二次会议上,他提交了论文《梁子湖的自然环境及其渔业资源问题》,首次论证了通江湖泊的闸门控制对湖泊渔业资源的影响。
1957年,刘建康主持长江鱼类生态的调查研究,在四川木洞、湖北宜昌和江苏崇明(今属上海)分别设工作站,进行了两年多的采集调查、数据分析,总结出一套系统的鱼类生态资料,填补了我国淡水鱼类生态学的空白。
江苏五里湖、湖北梁子湖和长江干流上、中、下游鱼类的生态调查研究,是有关淡水鱼生态的最系统、最完整的集体工作,所得资料成为以后论证葛洲坝和三峡大坝对鱼类生态影响的重要依据。

立足东湖开展淡水生态学研究

武汉东湖是长江中游的一个浅水湖泊,面积33平方千米,是中国最大的城中湖。水生生物研究所对东湖的研究始于20世纪50年代。1964年,刘建康发表《从生物生产力角度看湖泊渔业增产的途径》一文,为20世纪70年代东湖的渔业稳产高产试验提供了生态学基础。
1972 年,水生生物研究所组织科技人员与东湖养殖场合作开展东湖渔业增产和稳产高产试验。1973年起,刘建康开始主持这项试验,采取了调整放养对象、提高鱼种规格、改进拦鱼设施、控制凶猛鱼类、改革捕捞技术5项综合措施,使东湖的鱼产量从1971年的180 吨逐年上升,到1978年试验结束时已达到801吨。
东湖渔业增产和稳产高产试验的成功,为面积在1300万平方米以上的“藻型”湖泊的渔业利用开创了成功的先例。刘建康还主持开展了“东湖渔业稳产高产试验与生物生产力的研究”和“东湖生态系统的结构、功能与生物生产力的研究”项目。
1979年,他提出了“人类经济活动对湖泊生态系统的影响”研究课题,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国际“人与生物圈”科研项目。1984年,荷兰出版《世界生态系统》第23卷《湖泊与水库》,刘建康应邀为该卷撰写了《长江中下游的湖泊》一章,着重论述了发达国家所忽略而被第三世界看好的渔业利用观点和生产实践。1989年,国际湖泊环境委员会与联合国环境规划署联合出版的《世界湖沼环境数据书》专门介绍了东湖的工作,书中评价:“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科学活动,使东湖成为世界湖沼学家最熟悉的中国湖泊之一。”
从1989年开始,刘建康和青年学者谢平持续在东湖进行了4个夏秋(1989年、1990年、1992年、2000年)的原位围隔试验,具体采用放养鲢鱼、鳙鱼直接控制微囊藻水华的“生物操纵”法,证明了鲢鱼、鳙鱼在适当的放养密度下,能够有效地遏制蓝藻水华的暴发。
刘建康指出,包括生活污水在内的外源污染是导致东湖富营养化的“罪魁祸首”,湖底沉积物对磷的释放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而流行的“东湖富营养化是湖里养鱼造成的”错误说法必须得到纠正,切不可“嫁祸于鱼”而放松对了污水的处理。新华社、中央电视台、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人民日报》等多家新闻媒体纷纷对刘建康和谢平的发现进行报道。
刘建康创立的东湖湖泊生态系统试验站于1980年正式建站,同时被列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的定位观测站,1992年被列为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重点站,2001年被列为国家重点野外科学观测试验站。

热心科普的快乐老头儿

刘建康时时处处不忘科学家的职责,在不同场合积极传播科学理念,普及科学知识。20世纪50年代初,他和老师伍献文一起编写了10万字的通俗读物《鱼》,并把稿费全部捐献给国家。
2002年,刘建康得到联合国环境规划署下属的国际环境技术中心的一套出版物,其中有英文版的《湖泊与水库富营养化防治的理论与实践》。刘建康阅读后觉得很有参考价值,在得到版权授权后亲自将此书译成中文并于翌年在科学出版社出版。
刘建康非常同意此书中的一个观点:在湖泊和水库的保护工作中,要用各种形式的教育和广泛传播来提高公众的环境觉悟,而环境教育则是增进公众的环境觉悟最有效的方法之一。他一直身体力行,在国内多次给中小学生做水资源和水体富营养化问题主题的科普报告;应邀到日本参加国际河流湖泊环境会议时,除了做题为《武汉东湖鱼类放养管理和蓝藻水华控制》的大会基调报告外,还向当地市民做水环境保护主题的演讲。
刘建康是一位风趣幽默的人。1984年,他看到某报刊登一则消息,说有些鳝鱼是蛇变的,不能吃,便立刻提笔写了一篇科普文章在报上发表,介绍鱼类和爬行类的常识,否定了蛇会变鳝鱼的说法,并风趣地署了一个笔名“佘飞善”,即“蛇非鳝”的谐音。
我的笔记中还记录了一则轶事:“1998年4月20日,今天见刘建康先生穿一件白色长袖翻领文化衫,背上印有‘我要活得更精神’字样。”记得这一天刘先生的回头率可高了,大家纷纷与他打招呼。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7©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