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心科普的数学大师
——记中国科学院院士华罗庚

文/陈晨星

 

华罗庚(1910.11.12—1985.6.12),出生于江苏省常州市金坛区。著名数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外籍院士,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联邦德国巴伐利亚科学院院士。他是中国解析数论、矩阵几何学、典型群等多方面研究的创始人和开拓者,并被列为芝加哥科学技术博物馆中当今世界88位数学伟人之一。
2017年6月12日,是著名数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华罗庚先生逝世32周年的日子。32年前的那天下午,华罗庚先生在座无虚席的日本东京大学数理学部讲演厅,向日本的数学家滔滔不绝地做着关于“理论数学及其应用”的演讲。他越讲越激动,于是省去翻译直接用英文;越讲越兴奋,后来热了一身汗,于是脱去西服、解掉领带。原本45分钟的演讲,延长了近20分钟。在听众热烈的掌声中,他最后说了句“谢谢大家”就仰面倒下了……
不必夸张与渲染,我们就能想象当时画面之悲壮慷慨,正是这样催人泪下的一幕,为华罗庚先生传奇的人生乐章画上了休止符。如华老生前曾有意无意与学生谈到的那样:身为教师能倒在讲台旁是一种很好的归宿,可谓死得其所……

倡导中学生数学竞赛

作为中国近现代数学大师,华罗庚称得上家喻户晓。笔者还记得自己上小学和初中时,常参加以先生名字命名的校内、校外数学竞赛,相信许多人都有类似的经历。我国始于1956年的中学生数学竞赛,正是华老借鉴苏联的做法而倡导引入的,尽管1956—1978年中断过,但是由于他的积极推动,20世纪80年代这样的竞赛在全国范围已相当普及。
华罗庚先生甚至多次亲自参与辅导讲座和阅卷,这在大数学家中是不多见的,并把讲座内容写成了多本科普读物,如《杨辉三角》《数学归纳法》等。华老还自言与中学生解题很有收获,懂就是懂,不懂就不懂,体现出真正的大师风范。

丰厚的科研贡献

华先生的最高学历仅仅是初中,先生又身有残疾,他完全凭借刻苦顽强的努力,自学成才。华先生也抓住了宝贵的机遇,并经历了几次重要的学术跨越。从江苏省金坛初中的庶务,到清华大学的图书管理员,再到英国剑桥大学的访问学者,这背后当然也离不开慧眼识珠的一些“伯乐”:王克维、熊庆来、杨武之、维纳与哈代。可以说,正是那个时代不拘一格的人才观,使他得到呵护,助推他成为中国解析数论、矩阵几何学、典型群、自守函数论与多元复变函数论等多方面研究的创始人和开拓者,更使他跻身世界著名的数学家之列。
当华罗庚先生踏入西方数学的中心之一英国剑桥大学时,为了节约时间接触更多的数学方向,他甚至不惜放弃了当时数学泰斗哈代为他量身准备的两年攻读剑桥大学数学博士学位的计划。当然,这其中有经济方面的苦衷,但华先生对学术的纯粹追求,已成为数学史上的美谈,无疑也令当今许多唯学历者汗颜。
华先生在搞科研的黄金时期,写下了多篇开创性的论文与专著,如《堆垒素数论》。在数学领域,以他名字命名的定理、不等式等有很多:“华氏定理”“怀依—华不等式”“华氏不等式”“普劳威尔—加当华定理”“华氏算子”“华—王方法”等。
作为中国数学的领军人物,华先生不仅自己是著名的数学家,还培养了包括几代学生在内的一大批成果斐然的数学家,如陈景润、王元、潘承洞、龚升、陆启铿、万哲先、越义民、杨乐、张广厚等。
菲尔兹奖得主丘成桐教授,曾富于启发地评价过华罗庚:“中国近代数学能超越西方或与之并驾齐驱的主要工作有三个,当然我不是说其他工作不存在,主要是讲能够在数学历史上很出名的有三个:一个是陈省身教授在示性类方面的工作;一个是华罗庚在多复变函数方面的工作;一个是冯康在有限元计算方面的工作。我为什么单讲华先生在多复变函数方面的工作,这是我个人的偏见。华先生在数论方面的贡献是大的,可是华先生在数论方面的工作不能左右全世界在数论方面的发展,他在这方面的工作基本上是从外面引进来的观点和方法,可是他在多复变函数方面的贡献比西方至少早了十年,海外的数学家都很尊重华先生在这方面的成就。所以,我们一定要找自己的方向,我想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看法。我们要从数学的根本上找研究方向,我们近二十年来基本上是跟外国的潮流。我们没有把基本的想法搞清楚,所以始终达不到当年陈先生、华先生或冯先生他们的工作。我想我们一定要找自己的方向,可是我们在很多方面的知识还很缺乏。我们一定要在了解了其他方面的发展后才能发展自己的方向。”

推广“双法”,服务社会

20世纪60年代开始,随着国内形势的变化,华罗庚开始了数学应用与普及工作。他重点推广以提高工作效率为目标的优选法和统筹法,要把数学方法应用于实际。十几年间,华罗庚走遍了祖国的大江南北来推广“双法”,取得了显著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
笔者有一次偶遇一位健谈的北京出租车司机,聊着聊着,他竟然谈到了华老,让笔者很是吃惊。他不无得意地说,自己年轻时在工厂工作还曾听过华老的报告:“华先生的讲解深入浅出,连我们这些初中毕业生都能明白,他还用撕纸条和烧开水的例子给我们打比方,关于0.618的例子到现在都忘不了……”
也有人替华罗庚先生惋惜。如果没有社会的动荡,没有“双法”推广工作所占用的大量时间,他也许会有更多学术上的贡献。他的学生与助手、《华罗庚》一书的作者王元,也认为华先生义无反顾地放弃纯粹数学研究而从事数学普及工作似乎有些突然,甚至是一个谜!
无论如何,华先生的努力没有白费,这在当时许多国民经济部门、单位里颇见成效。在广大工人、农民的欢迎与鼓舞中,华先生拖着残障之躯坚持到基层做普及工作,全心全意努力了近二十年。他和学生在这个过程中对整个国民数学素养的提高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晚年的华先生曾在病榻上写了一首《述怀》,以数字入诗,说得恳切:

即使能活一百年,36524日而已。
而今已过四分之三,怎能胡乱轻抛,
何况还有,老病无能为计。
若细算,有效工作日,在2000天以内矣!
搬弄是非者是催命鬼,
谈空话者非真知己。
少说闲话,休生闲气。
争地位,患得失,更无道理。
学术权威似浮云,
百万富翁若敝屣。
为人民服务,鞠躬尽瘁而已。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7©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