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沦难挡报国志,辛勤抒写质量梦
——记“中国质量管理之父”刘源张


文/陈 安

刘源张(1925年1月1日—2014年4月3日),山东青岛人,中国质量管理之父,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质量科学院院士。1949 年,刘源张从日本京都帝国大学(现京都大学)经济系毕业后,到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研究生院主修运筹学。1956年回国参加工作,先后任中国科学院力学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科学院数学与系统科学研究院研究员等。他一生获奖无数,是全球首个费根堡终身成就奖获得者,是“哈灵顿-石川”奖的中国唯一获得者,是首届中国质量奖唯一个人奖的获得者。
刘源张先生致力质量工程和管理的研究与应用,是我国全面质量管理领域的开创者和奠基人。他曾发言:“我只说两句话,一是我干了一辈子质量,实现质量强国是我的梦;二是追求和享受高质量的生活,也是中华民族复兴的梦。不圆这个梦,我死不瞑目!”
刘源张先生系统地引进了发达国家的质量管理理论,并通过理论结合实际提出了中国特色的全面质量管理理论和方法,确立了中国质量管理的指导性思想体系。他在质量管理上的思想、理论和方法已被应用到不同的学术领域和工作领域,取得了相当的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为我国现代化管理科学和质量管理科学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念兹在兹的质量强国梦

说起刘源张先生与质量管理的结缘,不得不提到另一位伟大的科学家钱学森先生,他是刘源张质量事业的引路人。1956年,应钱学森之邀,刘源张回国并在中国科学院工作,次年就创建了中国第一个质量管理研究组,从此开启了他长达半个多世纪东奔西走的质量人生之旅。
几十年来,刘源张先生去过无数个工厂,身体力行推广“全面质量管理”,大江南北、各行各业遍布他的身影。他不仅给企业解决了质量难题,甚至作出了让企业起死回生的贡献。刘源张先生的突出成就在于,融技术与管理为一体,开创了中国的全面质量管理。
为了将质量控制的理念在国内传播开来,他坚持多渠道传播。1957年9月,他开办了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的质量控制讲习班。后又开创了采用模拟方法举办的讲习班,致力运用接近群众、通俗易懂的方式讲授质量管理。1980年9月,刘源张与中央电视台合作举办全面质量管理电视讲座,开创了“先培养讲座辅导员,再招收学员学习并进行结业考试”的电视教学办法。质量事业一代又一代,理论传播更是为了后继有人。
刘源张先生认为,质量管理与标准化是表里一体、相辅相成的。他矢志不渝地致力中国质量管理标准的制订、鉴定和推行,呼吁中国企业脱胎换骨应对全球经济一体化的挑战,同时提倡教育要改革、服务业也要推行全面质量管理和实施ISO9000标准(一类标准的统称)。先后有《质量管理体系》系列标准、《质量管理和质量理论的军用标准》和《卓越绩效评价准则》出台并被企业广泛接受。
刘源张先生1977年开始参与指导的“可靠性理论应用到建筑结构设计统一标准”获1986年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1980年协助国家经济贸易委员会颁发《工业企业推行全面质量管理暂行办法》。
刘源张在质量领域的成就早已得到了国际公认,荣获多项世界大奖,是名副其实的质量界泰斗,但他总低调谦虚地称自己只是一个“搬运工”:西边的东西“搬”到东边去,研究室的东西“搬”到工厂去,工厂的东西“搬”到研究室来。

几经沉浮谱传奇人生

刘源张先生在有生之年,参与并见证了中华民族从黑暗动荡到重新崛起的剧烈转变。不幸的是,他参与历史的方式犹如黑色幽默。在那个动荡的战争年代,年仅16岁的刘源张就遭遇日军野蛮政权的压迫,被宪兵抓去“学习”,花样年华中承载的工程师梦想一夕破灭。他被迫踏上日本“留学”旅途的第一站是长崎大学,读机械工程专业,而后辗转高松、山口等地。
在长崎读书期间,拳拳爱国之心引发的爱国举动使刘源张成为日本宪兵队的重点残害对象,曾两次被抓捕,其中一次还坐了近半年的牢房,使得腿上留有一个大疤,成为那次坐牢的永久“纪念”。
面对多舛的命运,他没有戚戚痛楚,拒绝哀声怨气,而是以更大的科学激情投入质量管理的研究与实践中。似乎一切沟沟坎坎、潮起潮落在他身上都显得那么云淡风轻。他的脸上不曾有沉重与沧桑,他永远精神矍铄、优雅从容。大喜大悲、沉浮激荡的经历虽非他本愿,却受到时代风云的格外“青睐”,让他拥有如此传奇的人生,他选择笑对这戏剧般的命运安排。
他曾问记者:“为什么眼睛长在前面?”然后自答:“往前看,不往后看。”“马大哈”是刘源张先生对自己性格的认识:生活上马马虎虎,吃穿从简,没有名牌;待人接物大大方方;遇不如意事,哈哈一乐。正是此般乐观豁达,方成就其不朽伟业。

所言即所想

少壮常怀强国志,华巅犹抱济时心。面对日本导师青山秀夫关于“学成后有什么计划”的提问,他直言不讳地道出自己的夙愿:“毕业后我要回到中国。”他深知,导师推荐他到美国学习是为了培养一名帮手,对他寄予厚望。知遇之恩难忘、师生之情难舍,但又如何能与报效祖国的赤子之心相提并论?
“汉文帝刘恒,以仁孝闻名天下,侍奉母亲,不遗余力”刘源张先生是倾听着外祖母讲述的一个个儒家故事长大的,循循善诱,忠孝仁义的思想深深烙在刘源张童年的脑海里,成为他一生为人处世的准则。他坦言:“美国再好不是家啊,而且留学不就是为了报效祖国吗?”语言柔和却掷地有声。在先生的心里,对家与国的思念和牵挂从未停止。
刘源张先生的率性直言更体现在学术和工作中。他有知识分子的正直和坦荡,看不惯的事就会直言奉上,很少掩饰内心的不满,有时甚至让人下不来台。他的一位学生曾回忆道,有一次刘源张先生与这位学生到一家大型企业集团参加关于质量战略的研讨会,当时与会者有集团的副总和主要部门负责人,然而研讨会一开场先生就说:“你们集团老总没来,第一把手不来,我说了也白说。”无疑,刘源张先生极为重视领导者、决策者在企业发展中的作用,但如此直截了当的表达方式不免让与会者感到意外,甚至有些尴尬。
笔者也曾多次在会议中听到他对官员直言抨击,对学术报告批评式的评述。一次,先生和几位学校教师讨论质量管理教育问题,一位教授冗长的发言被他厉声打断:“你别讲得空空洞洞,言之无物,还是请别人发言吧。”
所言即所想,刘源张先生有一说一,不矫揉造作。那不是不懂礼貌,更不是刻薄,而是源于有效沟通、明确立场的需要,更是他对学术、工作一丝不苟的写实。看似不懂人情世故的言语背后,是一颗纯粹求知、探索真理的赤子之心。
(本文作者陈安为中国科学院科技战略咨询研究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长期从事应急管理、管理机制设计等方面的研究)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8©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