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力发展研发产业,重视创业理论研究

文/王 铮

 

王铮
中国科学院政策与管理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华东师范大学、中国科技大学教授。

创新与创业是我们时代的一个主题。我认为,对中国科学家来说,创新是基础,创业是方向。
创业,是一个国家经济增长的直接动力。然而,如果在某个阶段,社会的产业增加了,但都是当时的传统产业,这个社会的发展就显得停滞不前了,这是中国过去2000年的教训。相反,如果有新的产业被创造出来,就会更有效地增加社会财富和就业,社会就发展了。总之,没有创新的产业是不可想象的。
另一方面,一个社会如果只强调创新而忽视创业,这样创新的成果不能产业化,不能通过产业化生产实现创新带来的生产力进步。中国在最近1000年中有不少创新成果都没有通过创业实现,这是中国的悲剧所在。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活字印刷。中国人在北宋时就发明了活字印刷,但当时的官僚担心活字印刷使书价降低,让文化知识轻易输出到国外,于是朝廷没有支持新的印刷技术产业化。到了明代,中国仍然流行雕版印刷。可是创新在发展,明代出现了《天工开物》这样的创新成果汇聚,可惜没有人把这些技术成果以产业形式发展起来。创新没有与创业结合,中国继续了保守落后的传统经济。
这时的英国,由于产业的需要,瓦特发明了蒸汽机,蒸汽机创造了新产业,于是中国不可避免地落后了。由此可见创业的重要性。现代创新理论的提出者——经济学家熊彼特强调,社会的发展动力是企业家的创新精神。他强调的创新实际上包括了创业,不然为什么要强调“企业家”而不是“科学家”?
在现代经济中,创新与创业有一个中间环节,那就是研发产业。研发产业的功能是把创新的成果经过中试,在技术上实现出来,特别是在工艺上和样品上实现出来,然后制定标准,开展商业化生产。一个创新成果可以商业化生产了,创业也就实现了。
因此,我认为中国要发展研发产业。美国把研发产业专门作为一个统计指标来抓,我国却没有这样做。实际上,研发产业我国不是没有,比如城市规划设计院从事的就是研发产业。可惜在其他行业,研发产业不是独立的,而是依附在企业中,很多创新是为了科学兴趣而不指向产业。
我多年来一直建议上海要建设创新城市,其关键是要发展研发产业,建设研发枢纽城市,把自己建成一个研发产业的聚集地、辐射地。为此,上海需要开展研发产业的大众创业运动。人们常说,现代的产业革命是以信息化为中心的,这只看到了表面。产业革命不但要信息化,而且要以研发产业作为骨干。大力发展研发产业,建设几个研发枢纽城市,应该是全国“创新创业”运动中的战略重点。
为什么提倡研发产业的不多?我认为主要是因为缺少创业理论研究,特别是缺少“创新-产业一体化”的理论研究。这样多数人不清楚在创新驱动下的产业如何展开,在实践中就难免盲人摸象了。
我手头有好几本“创新经济学”的书,可是没有一本“创业经济学”的书。后来我去了趟英国剑桥,找到了有相关内容的书,是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大家知道所谓“剑桥现象”,就是剑桥大学附近形成了最早的高科技产业群。可惜高科技产业虽在剑桥发轫,剑桥的高科技产业发展却不及后来的硅谷,我称之为“第二剑桥现象”。
“第二剑桥现象”出现的原因是忽视了创业。有人指出,剑桥过于注重学术荣誉而忽视商业精神。现在,剑桥有人研究创新与创业的一体化运行,发展了创新启动下的创业活动,那么将来剑桥会不会赶超硅谷,出现“第三剑桥现象”呢?这就有待时间去证明了。
创业不仅有正规制度需求,而且有非正规制度需求。在正规制度的保障下,一个地方支持产业就要制定配套的政策,要提供财税补贴等。但对创业来说,这是不够的,创业还需要非正规制度的支持。硅谷的高技术产业发展会超越剑桥,其中就有非正规制度的原因。究竟有哪些非正规制度因素影响产业呢?这还需要深入研究。
发扬开拓精神,发展创业所需要的正规制度和非正规制度,也是一项创新,中国应该予以重视,而重视的表现之一就是重视创业理论研究。

转载请注明 文章来源:《科学画报》

〖 欲看更精彩文章、图片,请购买科学画报。每月月初出版发行,铜板纸彩色印刷,每本仅售8.00元 〗 

《科学画报》2016© 版权所有 沪ICP备05024827号